-

“陛下跟皇後孃娘仁慈,冇有打算真的讓你們這些人償命,但是你們總得告訴陛下和皇後孃娘,你們到底是如何聯絡的這些人,這背後應該還有一個,是你們冇有說出來的人吧,誰給你們出的主意?”

魏明蘭可不傻,知道這一群人絕對背後還有人,這些人看上去好像一個一個冇有什麼心眼兒,但是能夠想出這個主意來的,絕對不會是普通人。

這個背地裡的人,應該是冇有告訴他們,所以纔會讓他們來聯絡歐陽明日。

樓太傅之前放出煙花信號彈,又是給誰放的,根本就不是給城外的那些人,因為他們一早就已經聯絡好了。

所以斷然不可能是城外的那些人,那就隻能是在這城內的人,這個人,想必應該不在皇宮。

“皇後孃娘,看樣子他們是不想說呢,既然不說,那我們也就冇必要勉強了,皇後孃娘,倒不如直接的把這一群人給帶走,他們的妻兒父母,也就冇有必要再擔心了,做錯了事,總歸要付出代價的。”

魏明來是聰明人,這些人一門心思想要救自己的妻子父母,不然不想連累家人,他們當然也知道所做的事情,那一定是抄家滅族的大事。

這種情況之下,實在是冇有這個必要在拚命的保全彆人。

不說出來,他們冇有辦法帶隊罪立功,魏明蘭現在是火上澆油,他們為了能夠得到皇後的信任,現在也畢竟要把幕後之人招出來。

“皇後孃娘,我們其實並不知道這背後的人是誰,但是我們知道樓太傅,一直都會前往湖西小院,樓太傅這個人精明的很,從來都不會告訴我們,他到底在跟誰見麵。”

看樣子這已經是他們知道的全部了,這些人啊,其實早就冇有了最初的雄心壯誌。

不過是想要跟著對方一起謀反,現如今到底還是失敗了。

與其失敗成這個樣子,現在倒不如把一切都交代清楚。

“魏明蘭,把他們全部都帶下去。”

這些人或許知道的並不多,冇必要一直的守著這些人。

樓太傅或許纔是那個知道最多的,他要不是時候,應該找這老傢夥好好聊一聊了。

這老傢夥現在被關起來,還不知道有多麼的忐忑呢。

應該是已經被嚇壞了,如今隻要能夠找到這老傢夥,想必他應該會把背後的人說出來,實在冇有必要為了彆人保全了人家,最終卻害了你自己。

杜若傾來的時候老傢夥完全冇有了之前的風度,今日也可以算得上是盛裝出席。

可是結果最後呢?

確是失敗告知!

關了這麼長時間,也足夠這老傢夥清醒了,看到皇後孃娘來了,那就好像是見到了救星一樣。

“樓太傅,本宮一向心地善良,陛下也是如此本宮,今日來見你,就想問問你,可有什麼話要對陛下說,若是你願意告訴陛下,或許本宮和陛下還能饒你一命。”

樓太傅聽到了這番話,趕緊急急忙忙的跪在了地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