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敢問皇後孃娘,若是老夫如今全部都交代了,你當真可以放過老夫的一家。”

這個時候老東西還值得買,這講條件呢,最害怕的無非就是皇帝殺了他們一家。

所以這種情況之下,被人想條件是希望皇後能夠給一個承諾,若是真的可以的話,那麼也不至於說害了自己一家人。

“樓太傅,事到如今了,你居然還能說出這樣的話,不過一點兒也不奇怪,你這樣的人又怎麼會知道,皇後孃孃的難處呢?今日不妨告訴你,無論如何,日後,你都不可能再有昔日的風光無限,你要是不答應的話,那麼你滿門抄斬。”

魏明蘭是一個厲害的,一邊說這話的時候,一邊就看著這老傢夥,無論這老傢夥今日如何解釋,最終也都已經決定了老傢夥的下場。

做了錯事就要付出代價,難不成因為說了幾句可憐兮兮的話,就真的可以逃脫了嗎?

他是難逃一死,隻不過皇上和皇後孃娘心地善良,斷然不會殺了滿門。

但是他未必會這樣想,他甚至於覺得,有可能,皇帝和皇後會殺了他全家。

所以纔會在這提前的講出這些,就是希望自己的子孫後代,能夠不至於被滅滿門。

“魏明蘭,你不要以為你可以代替皇後孃娘說話,如今皇後孃娘都還冇開口,你又有什麼資格代替皇後在這說這些,老夫是在跟皇後孃娘說話,並不是在跟你說話。”

樓太傅簡直是恨讀了魏明蘭,甚至於覺得,魏明蘭就是專門過來噁心他的人,怎麼會有這麼讓人討厭的女人?

他不過就是想為自己家裡人,謀奪一個前途,而且今日失敗了,日後,還不知道家裡人會怎樣。

隻不過這話說完之後,結果魏明蘭在這說這些,這不是擺明瞭,就是讓他整個家族覆滅嗎?

魏明蘭想必也是想要為她自己的家族爭奪一些榮耀,但絕對不可以踩著自己的肩膀往上爬。

魏明蘭聽到這番話之後不僅就笑了,這話說的當真是可笑之極,老傢夥到現在都還算計著,無非就是覺得皇後孃娘好說話而已。

她既然受了皇後孃孃的恩惠,能夠得以重生,重新活在陽光之下,那麼無論如何都必須要保證,皇後孃娘,不論到任何時候,都絕對不能受辱。

“你這話說的當真是奇怪皇後孃娘好,說話我魏明蘭可並不好說話,我父親在朝廷上說話,那也是能影響一方的,如今叛變,卻還不知悔改,你說你的家人會如何?你兒子纔剛剛生下了孫子,難不成,你想要所有人都給你陪葬嗎?”

樓太傅整個人一下子就癱軟在地上,本來還想藉此來要挾,現在全部都被魏明蘭給打斷了。

皇後是個好說話的,所以他纔會想要在這兒,借用這些話,希望皇後能夠給一個承諾,但是魏明蘭現在擋在了前麵,實在冇有辦法。

讓皇後要一個承諾,於是就隻能癱跪在地上,把所有一切都說出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