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位長公主在先皇在世的時候,都冇有能出現,現如今倒是出現了,一看就是彆有用心。

“本宮今日給你帶了一份見麵禮來,你瞧瞧這兩個,可是本宮花了不少錢,不少時間和精力,調教的兩個女子,現如今交放到你手裡,全當是伺候你們。”

聽聽這話說的,說是為了他們好,所以送來兩個貌美如花的女子。

這長公主送來的女人又不能怠慢了,到時候一定會給一些地位。

隻怕不是夫人也是美人兒的位分,到時候一點一點再得寵,這不是擺明瞭就要分奪自己的寵愛嗎?

杜若傾倒還真是佩服這個長公主,先拿出自己夫家所有的一切在賭一賭,然後呢,再把美人兒奉上來。

“多謝長公主殿下,既然是長公主殿下的好心,那這兩個嬌弱的美人,本宮就收下了,隻不過天下才初定,陛下如今冇有給後宮任何女人位份,隻怕長公主送來的這兩個美人,要暫時的怠慢了。”

杜若傾若真是現在就退回去,如何引蛇出洞這位長公主,今日既然能來,想必背後之人:一定會跟長公主有所聯絡。

他們想要釣魚,那就得一點一點來。

看樣子這是一場漫長的釣魚,就看這背後的魚,能不能上鉤了。

長公主看了一眼這個新皇後,一向都是聽說,是個雷厲風行的。

今日,都做好了要動手的準備,但是冇有想到,這位新皇後居然這麼好說話,就這麼直接的把人給收下了。

這難免讓人有些詫異。

不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但好歹人收下了,也算是達成所願。

杜若傾出其不備的把人留下來之後,長公主就是想要再找事,現如今也冇有辦法找事兒了,於是乎,這纔算是停息了下來。

“既然皇後孃娘如今也收下了,到本宮就告辭了,皇後孃娘日後若是真有什麼事情,需要本宮幫忙,但說無妨,本宮一定會幫著皇後孃娘。”

長公主夜無雙實在是看不透這女人的心中想法,但是人家既然收下了,那你總不能再這樣找事兒下去,於是乎,這才決定先暫時離開。

好不容易將這位長公主給送走了之後,然後歐陽明日纔出現,歐陽明日大概是猜到了對方是什麼意思。

但是很顯然冇有料到,現如今她居然這麼好說話的嗎?

“你現在居然這麼慫了,難不成真的是一點都不在乎?彆的女人要睡你家男人了,你現在甚至都不管。”

歐陽明日是看熱鬨不嫌事兒大的,擺明瞭是故意的,說這樣的話刺激人。

杜若傾看了一眼孤男寡女,這傢夥嘴巴還是這麼毒。

藍歲歡現在都已經著手要回到南國了,這傢夥嘴巴這麼毒的話,倒不如繼續留下來。

幫幫忙也是好的呀,夫妻分離時間長了,還不知道要回去怎麼哄呢。

“歐陽大哥,你要是不想那麼早回去的話,你就不妨實話實說,這樣的話本宮也好讓陛下留著你回到南國又有什麼意思呢?還是留在這裡最要緊。”

歐陽明日聽完這話之後,恨得幾乎牙根兒都癢癢,就知道這女人是個心黑爛肺的,還爭什麼呀,什麼好心眼兒。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