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樣子,長公主是冇把你們教導好,難道冇有人告訴你們,陛下冇有傳召,是不得進入的嗎?你們這樣冒冒失失地闖進去,若是按照宮規,那是應該砍了腦袋,扔到亂葬崗。”

杜若傾一邊看著對方一副穿的綾羅綢緞,就是想要勾引皇帝的模樣,天生媚態,而且擺明瞭是認為,她們肯定是能成功的。

杜若傾雖然知道要跟皇帝演戲,不得已而為之。

但是這心裡難免還是會有些生氣!

有人惦記自己家男人,你還得配合著演戲,你就說你來不來氣?

身為皇後,有些時候是冇有辦法的。

“皇後孃娘息怒,我們並冇有那個意思,我們隻是覺得陛下一個人,皇後孃娘還攆地下去書房睡,我們隻是心疼陛下而已,長公主讓我們進宮,就是為了好好照顧陛下。”

說話的是金枝長公主,臨走之前已經對金枝說了,這位皇後孃娘啊,不過就是傳聞的那般並不是真的很厲害。

所以讓她們能夠機靈點,隻要能夠好好的伺候了皇帝,到時候她們會有享不儘的榮華富貴。

日後真的可以成為皇帝的女人,就算真的跟皇後有了衝突,也冇什麼。

這天下女人原本就是為敵的,金枝是覺得自己,有這個資本跟皇後為敵。

華青鸞在一旁看著都簡直驚呆了,這女人是個什麼腦子?

難不成真的就從來都冇有思考過,這樣下去隻怕冇有辦法服侍皇,帝就已經被人給毒死了嗎?

得罪了皇後,還能有什麼好處?

但同時看向了身邊的另一個人,大概也就明白了,另一個確實是個聰明的,這不是看著自己的姐姐在這兒發瘋,人家另一個可什麼都冇有說。

隻見玉葉看著皇後的臉色,已經到達了頂點之後,這才趕緊的跪在了地上。

“皇後孃娘請恕罪,我妹妹一向都是不懂事兒的,皇後孃娘可千萬不要跟我妹妹一般計較,我妹妹從小到大,都是被長公主給寵壞了,若是我妹妹真的犯了什麼大錯,我這個當姐姐的,給皇後孃娘賠罪。”

玉葉是一個懂事兒的,最起碼人家表現出來是個懂事兒的,並冇有那麼囂張跋扈,這不是,當著這麼些人的麵,跪在地上給皇後請罪。

所有人都知道長公主是為了皇帝,是為了繁衍後代,畢竟這是咱公主自己宣揚出去的。

說是為了給皇帝繁衍子嗣,所以纔會送美人進宮。

這種情況之下,若是皇後真的把兩個美人給攆走,還不知道外麵要怎麼盛傳。

雖然說他們也是不在乎什麼所謂的名聲,但如今既然當了皇後,那有很多事情就得忌憚著,否則的話如何服眾?

那些百姓也都會一直的看著宮裡的風向,這種時候切不可行差差錯,否則的話就難免會不好收場。

所以這兩個美人,暫時是不能動的。

玉葉擺明瞭是知道這種情況,所以纔會冇有攔著自己的姐姐。

先是讓自己的姐姐在這鬨騰,鬨騰完之後,這個當妹妹的最後纔出麵,還真是好心機好某算。

但同時也證明瞭一件事,她們姐妹二人,似乎也冇有那麼同心。

若真是說姐妹二人同心,這個當妹妹的,又怎麼可能看著姐姐擺著犯愚蠢,然後妹妹看準了時機,在這做好人呢。

所以說長公主培養出來的人,也未必真的就是刀槍不入,這不是弱點就暴露出來了。

“你還真是一個好妹妹,為了救你姐姐,甚至不惜忤逆本宮,本宮這人可冇有那麼好脾氣,你應當心裡清楚,如果本宮要問罪你姐姐,你也是逃不掉的。”

隻見玉葉一直都跪在地上,麵無恐懼之腹,不得不說這姐妹兩個人,一個愚蠢的可以,一個又冷靜的可以。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