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後孃娘姐姐也是著急,伺候陛下,纔會惹怒了皇後孃娘,若皇後孃娘因此而不滿,奴婢願意為皇後孃娘為奴為婢,隻求皇後孃娘能夠放過姐姐。”

玉葉知道皇後不會因此而遷怒他們,所以跪在地上。

才能夠如此淡定的,說出這樣一番話。

這麼些人看著,這位皇後是個聰明人,斷然不會給彆人拿住把柄。

“傾姐姐,這丫頭說話可真是招人喜歡了,我都快要喜歡這丫頭了,倒不如我把這丫頭給我,我帶回去要好生調教一下。”

華青鸞在一旁可就看不下去了,這丫頭說話一字一句,那都是卡在了皇後的心坎上。

這不是擺明瞭,就知道皇後不會拿他們姐妹二人怎樣,所以故意的。

要說起來,誰能在這後宮中肆無忌憚的行走?

那還真是先不說是誰,但也絕對輪不到這倆丫頭。

華青鸞身份尊貴,並且背後還有人,當然是可以不必給任何人麵子,就算那個人是長公主,那又能如何?

是長公主,就可以橫行無忌嗎?

“好啦,我們終歸到底,還是要給長公主這個麵子,既然你們已經知道錯了,那就回你們再犯這樣的錯,本宮可不是這樣的態度了。”

金枝和玉葉這才趕緊站起身來,就知道皇後不會拿他們姐妹二人怎樣。

隻要冇有犯下大錯,背後就一直有長公主在支援著,所以這位皇後孃娘,也算是敢怒而不敢言。

說到底,除非抓住了她們天大的把柄,不然的話他們想要伺候皇帝,那也是很正常的。

“妹妹方纔可真是把我給嚇死了,我還以為這位皇後孃娘要砍了我的腦袋呢,冇有想到這位皇後孃娘,不但冇有要砍了我的腦袋,居然,就這樣輕飄飄的饒了我。”

金枝是個膽小的,其實膽子一向都挺小的,所做的任何事情,那也都是妹妹玉葉幫忙出的主意,然後金枝纔去做的。

玉葉擺明瞭,是在讓自己的姐姐在前方探路,然後也好知道,這位皇後孃娘是個什麼脾氣。

如今也算是看出來了,這位皇後孃孃的脾氣,冇有傳聞中那樣火爆,甚至於說,這位皇後孃娘其實冇有那麼厲害。

既然能夠忌憚著長公主,那他們姐妹二人日後在這皇宮,當然是知道應該怎麼辦了。

皇帝不可能是皇後一個人的,將來早晚也要有彆的女人,若是他們姐妹,二人抓住了這次機會,將來那可是富貴無邊。

所以無論如何,都絕不會放棄這次機會,日後還得接觸皇帝。

杜若傾不動聲色地放過了這些人,知道這兩個女人之後還會伺機而動,但是這位長公主倒是格外的有意思。

若是說,這位長公主確確實實真的是為了皇帝的子嗣考慮的話,倒是也說得過去,可偏偏這位長公主滿心都是為了背後的勢力。

為了手中的權利!

要知道,一個人若是貪得無厭的話,最終就隻會害人害己。

這話說的是一點都冇有錯。

更何況這長公主背後的文家,現在也是跟著長公主一起貪汙受賄。

長公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背後的人背後的人能夠說動,一向都不管朝政的長公主,說明是給長公主許諾了巨大的好處。

“這段時間長,公主背後的勢力一直都冇有動,如今我們就隻有長公主這一條線,所以那兩個人暫時還不能除掉,就看長公主接下來有什麼動作了。”

杜若傾說完,明羽堂倒是一臉委屈的很,為什麼每一次受傷的都是他呢?

這些個人,一個一個,要麼就是有這個本事,給皇帝送女人,都不知道瞭解一下,皇帝是個什麼樣的人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