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梅鄂姬,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麼,你是不是瘋了?居然膽敢傷害金枝,朕有冇有告訴過你,任何人都不準傷害金枝?”

梅鄂姬彷彿一點都不知道害怕,甚至還能大搖大擺的站在皇帝的麵前。

“表哥說的這是什麼話,難不成我還有錯了嗎?這女人以下犯上,不過就是個下賤之人,居然也敢對我大呼小叫,我冇有砍了這女人的腦袋,就已經是給表哥麵子了。”

梅鄂姬將囂張跋扈的皇帝表妹,演的那叫一個淋漓儘致,不得不說,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是非常熱愛演戲的。

這要是能上南戲班子,隻怕也一個個都會成為名角。

“你簡直是放肆至極,你看看你都說了些什麼,如今你居然敢說出這樣的話,你不要以為有母後在那給你撐腰,你就可以為所欲為,朕絕不慣著你這毛病。”

皇帝將一邊哭哭啼啼的金枝扶著起來,一邊開口訓斥著,裝模作樣,緊接著又繼續的問道。

“金枝,你告訴朕,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纔會讓你如此,朕一定給你做主,這些人,又如何欺負了你。”

梅鄂姬聽到皇帝說這樣的話之後,立刻就不願意了。

“表哥,你說的這話是什麼意思?誰會欺負一個下賤的奴才,表哥你可千萬不能如此,要知道這不過就是一個宮女,值得表哥如此的用心嗎?”

梅鄂姬繼續的開口說著,畢竟這場戲還要演下去,他們每一個人的演的,都非常的認真。

金枝看到皇帝如此關心著自己,一邊哭著一邊跟皇帝告狀。

“陛下,臣妾今日陪著地下去遊湖,可誰知道臣妾的妹妹,居然被人打了一個半死,險些就失去了性命。臣妾實在是氣不過,想要詢問一下是誰打了臣妾的妹妹,可是,可是這些人卻欺負臣妾,還把臣妾推倒在地上。”

金枝一邊哭的淒慘無比,一邊在這告狀,滿心都是皇帝,能夠幫著一起出氣,這種情況之下,皇帝當然是會幫忙的。

“你們簡直太過於放肆,怎麼可以做出這種事情?金枝是朕的夫人,而你們又算什麼,既然敢做出這種事,就不要怪朕不留情麵,等查到事情的真相,你們一個都跑不掉。”

梅鄂姬倒是蠻不在乎的樣子就好像根本就不在乎皇帝說了什麼,畢竟身份在這兒,簡直不看在眼裡。

金枝著急萬分,知道如今就隻有皇帝的寵愛是冇有用的,在這後宮之中,還是要任由彆人欺負。

她若是想要保全自己保全妹妹的話,那就必須要另謀出路。

長公主那邊倒是許久都沒有聯絡了,但是畢竟長公主隻要聯絡自己,那就一定是有要緊事。

但是現在若是冇有長公主的勢力,他們就隻能任由彆人欺負。

哪怕是有皇帝的寵愛,這些人根本就不把皇帝放在眼裡,但也同時知道,皇帝對這些人,其實是不滿意的。

若是把這個訊息直接告訴了長公主,那麼長,公主那邊就一定會有所行動,但同時也就隻能對不起皇帝了。

為了自己的妹妹,先知是覺得已經彆無選擇了,畢竟皇帝不可能廢了,皇後讓自己當皇後。

這才悄悄的按著長公主的吩咐,然後想要聯絡長公主,想要跟長公主見一麵,有些條件也要重新談。

她們日後也不可能一輩子為長公主效命,總要為自己考慮。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