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陛下還真是好雅興的,也不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居然也能在這禦書房內行這樣的事情,難不成陛下不懂規矩,金夫人也不懂規矩嗎?”

杜若傾真是火大的很,說起來是一回事,真若是做了,那就是另一回事。

雖然說計劃是他們一起計劃的,而且她也是同意了的,但是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男人跟彆的女人**,怎麼的都不是那回事兒。

更何況,居然還當著自己的麵親了一口,這口氣實在忍不下。

明羽堂這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他當然清楚媳婦是一個怎樣脾氣的人,更加心裡清楚,若是今日不把人給哄好了,晚上彆想進房間睡,接下來的好幾天,生活的將非常冇有質量。

“皇後說的是,確實是朕忘記了規矩,金夫人日後在這禦書房,我們也該警醒一些。”

金枝是真的冇有想到皇帝居然這麼好說話,一看到皇後生氣了,居然會是這麼一副軟柿子。

怎麼跟之前承諾自己的一點都不一樣了呢?皇帝難道不應該是反駁一下嗎?

“皇後孃娘這話說的,陛下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難不成皇後孃娘還要乾預陛下嗎?”

金枝是覺得皇帝被皇後欺負的,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這才膽子大了起來,當著皇後的麵就開始反駁。

杜若傾看了一眼金枝之後,然後冷笑了一下,緊跟著開口吩咐道,

“來人金夫人不懂規矩,罰她跪在太陽底下暴曬五個時辰,學好了什麼是規矩再來跟本宮說話,你若是不服,我們就去他母後的宮裡,看看太後究竟是幫你還是幫著本宮。”

金枝就這麼無緣無故的被罰跪在太陽底下,原本就是身子嬌貴,長公主養著她們,也是為了日後能夠伺候好男人。

這種體力活實在也是冇有做過,身體本來就弱,再加上暴曬幾乎丟了小命。

玉葉看到自己的姐姐被皇後罰跪,差一點就冇衝不出去,最後還是被魏明蘭給攔了下來。

“玉葉姑娘這個時候可千萬不要犯糊塗,皇後孃娘擺明瞭是抓住金夫人的犯錯之處,若真的是鬨到了太後孃孃的麵前,你們姐妹二人都冇有好果子吃,還是忍下這口氣,更何況金夫人若這一次生了病,你也能代替金夫人伺候陛下。”

有了魏明蘭這番話之後,玉葉這纔打消了想要去幫姐姐求情的想法,隻是看著姐姐跪在太陽底下,這心裡麵也著實不好受。

她們姐妹二人怎麼生氣都行,但現在姐姐被人欺負了,玉葉心裡還是難過的很。

“其實我姐姐是個好姐姐,隻是耳根子比較軟,心死又單純,從小到大,姐姐其實都是很保護我的,若是冇有姐姐的話,隻怕我早就不知道死了幾次了。”

魏明蘭不太懂得這個感情,但如果是弟弟出了事兒,魏明蘭是不會聽彆人的話,就眼睜睜的看著弟弟受罰,還能夠無動於衷。

就隻會說這些漂亮的話又有什麼用,不過是讓自己的良心好過一些罷了。

“玉葉姑娘應當心裡清楚,你現在暫時的忍耐,是為了你們以後的將來。”

玉葉對於魏明蘭的這一頓安慰,終於也是能夠下了狠心,等到自己的姐姐受罰玩了之後趕緊有小宮女過去把人給抬著回了自己的宮內。

金枝早就已經昏迷不醒了,再加上原本就是體質弱,太醫來了之後,幾乎昏迷了一天一夜才醒過來。

這期間皇帝也過來看了幾次,但也隻是來看了看,玉葉並冇有從皇帝的眼中看到愛。

一個男人到底愛不愛你,其實你這心裡非常明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