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公主一聽到這樣的話,頓時就怒起心頭金枝,有什麼資格說這句話,當初如果不是自己金枝如何能爬到皇帝的床上?

現在這是眼看著要得寵了,所以這是想要甩開自己,這世上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情。

這些人未免也太不聰明瞭,這還冇有得到皇帝的寵愛呢,現在就開始一心想要擺脫自己,若是將來真的能夠得到皇帝的寵愛,生下了一男半女,那還不得吹枕頭風,讓皇帝除掉自己?

原本呢,給皇帝這對兒姐妹花,是想要讓這對兒姐妹花幫著自己,冇有想到,人家根本就跟你不是一條心的。

“金枝,聽聽你這話說的,你還真是,你覺得本宮是個怎樣的人,你是不是以為本宮是個好欺負的,可以任由著你隨意的擺弄,你有冇有想過,你能有如今的潑天富貴,靠的是誰?”

長公主的臉色都已經變了,這種時候,又怎麼可能還繼續的和顏悅色?

要知道,金枝現在可是皇帝的夫人,而且聽說皇帝還挺喜歡的,為了金枝還跟皇帝吵了一架。

本來今日是想要恭喜金枝,卻冇有想到自己倒是成了笑話。

“長公主我真的冇有彆的意思,我隻是在想,若是我一人得了陛下的寵愛,不連累妹妹,將來長公主讓奴婢做的所有事,奴婢都會儘心儘力,絕不會讓長公主殿下為難,隻是不希望妹妹也嫁進這皇宮。”

金枝知道長公主的本事,也知道這句話已經把長公主給惹怒了,於是趕緊的跪在了地上,希望長公主可千萬不要誤會自己。

並不是想要脫離長公主的控製,而是不希望妹妹也繼續的被長公主控製。

想要以一己之力,換來妹妹可以不再被長公主控製。

長公主又怎麼可能會放過這對兒姐妹花呢?好不容易培養出來一個結果,總不至於,對方一苦苦哀求就能夠放過對方吧?

但是現在金枝既然已經開了這個口,就說明起瞭如此的心思。

但是長公主知道金枝呢,是一個冇有腦子的,隻是長得比較好看而已,而玉葉或許冇有金枝長得那麼漂亮,但絕對腦子夠用是一個非常有野心的人,從小到大就一心想要往上爬。

就算是今之想的是為自己妹妹著想,但是並不代表玉葉也是這樣想的。

這天底下誰不想要做皇帝的女人?

一朝得寵可以飛黃騰達,玉葉過慣了以前的苦日子,又怎麼可能心甘情願的回到曾經受人鼻眼的日子?

“你們姐妹終歸到底是本宮看著長大的,既然你如此說,那本宮也就不好再強求,若是玉葉願意的話,本宮倒是可以成全你們,將玉葉要出皇宮,可以有平凡人的生活。”

長公主說是這麼說,彷彿好像答應了金枝。

但是轉身出去之後,就直接的去找了玉葉今之所做的一切,看樣子玉葉還並不知情呢。

畢竟,長公主可是看到了玉葉正在使用渾身的解數在勾引皇帝,一顰一笑,都是曾經在長公主府內教導的,怎樣的笑才能讓男人最具魅惑力。

就說冇有人會抵抗得了做帝王的女人,一朝得寵,那可是身價上漲,玉葉那樣一個聰明的人,又貪戀手裡的權利,怎麼可能就容易放棄?

見識過權力頂峰的人,無論怎樣,隻怕都冇有辦法放棄了。

這不是這才一直的留了下來,準備在皇宮住一晚,但同時也是想要再見一下玉葉。

金枝這條棋算是廢了,但是還有玉葉在,玉葉可不是一個省油的燈。

“我今日特意阻止著長公主跟玉葉見麵,果然晚上長公主就留了下來,看樣子,長公主跟金枝談的並不愉快。”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