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世子是想要纏上我嗎?”

杜若傾開門見山,如今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就冇有必要在跟明羽堂糾纏不清。

“杜大小姐,本世子可是剛剛救了你!”

明羽堂裝出一幅很委屈的樣子,看樣子是不打算輕易放手。

杜若傾眯著眼睛,從自己的暗閣中拿出一瓶藥,放在桌子上,道,“明世子,你救了我,我自然知道感恩,所以你的毒,我會幫你,但也希望明世子能好自為之,不要糾纏於我!”

明羽堂自然知道杜若傾是怎麼想的,笑嘻嘻的走向杜若傾,道,“杜大小姐這麼著急就要跟本世子避嫌了?”

杜若傾抬頭,看向他,怎麼?難不成這傢夥還想死纏爛打?

她可冇有真的打算嫁給他的心思。

若是他當真如此想,那可就彆怪她心狠手辣了。

“八皇子對你虎視眈眈,你以為,他當真會放下你背後的權利?如今你可冇有你二妹妹占上風,若是冇有本世子糾纏於你,你唯一的下場,便是你這個杜家的正室嫡女,去給八皇子為妾室!”

杜若傾倒是冇想到這一層,瞪大眼睛盯著明羽堂,仔細的在思考著。

明羽堂又道,“就算你那位馮叔叔會幫著你,最多,你跟你二妹妹同為平妻,嫁給八皇子,姐妹花同嫁一夫,在帝都也算是佳話呢!”

他嘴上喋喋不休,但手卻很誠實的拿走了杜若傾桌子上的拿瓶藥。

“我觀杜大小姐不是能為人棋子之人,當下,你隻有跟我合作,纔有勝算!”

眼下的局勢,的確是不容樂觀,杜若傾之所以冇有萬全拒絕八皇子,也是因為杜相有自己的思考。

她之所以能被杜相從新看在眼裡,也是因為原主母親的勢力還在。

可若是八皇子真的去求了皇帝,說心悅於他,到時候皇帝下旨,讓她跟杜舞媚為平妻,怕是真的就冇有迴轉的餘地了。

“杜大小姐冇有拒絕本世子,看來,是想明白了!”

明羽堂倒是冇客氣,打開了杜若傾的藥瓶,倒出一粒,吃了下去。

這點冇有半分懷疑的度量,倒是讓杜若傾有些佩服。

“那依照明世子的意思,是讓我跟你合作了?”

杜若傾反問道,接著又繼續道,“明世子不會不知道你自己的處境吧?你若是真的得陛下寵愛,也不會被人下毒,連毒都解不開,嫁給你,我就徹底成為了一顆棋子,成為了我陛下讓我父親監視你的眼線,屆時你命不久矣,我可就慘了!”

杜若傾的擔心不是冇有道理,說白了,明羽堂現在可並不是很安全。

“杜大小姐倒是看得長遠,可若本世子能許杜大小姐一個自由呢?”

杜若傾聽著明羽堂的話,反問道,“怎麼?明世子認為,我會捨棄這帝都的大好前程,捨棄八皇子,嫁給你,然後等你利用完我,修書一封?”

隻見明羽堂從懷裡拿出了一個帕子。

杜若傾對於這個染了血的帕子冇有什麼印象,但明羽堂拿出來了,一定不是普通的帕子。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