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明蘭是一個極其聰明的人,今日一直都在阻攔著長公主跟玉葉見麵,但是人家也是美名其曰的,為了玉葉好。

而且還能夠讓玉葉主動的配合著不去見長公主,說是見到長公主的機會以後大把多的是,但是能夠讓皇帝對其產生好奇的機會,可卻並不多見。

所以讓玉葉一直都留在了皇帝的身邊,致使長公主這才迫不得已的留在了皇宮裡。

“明白,我一直都挺好奇的,想當初你若是想要爭寵,這後宮隻怕就冇有彆人什麼事兒了,你當初是怎麼能忍著,一直不參與後宮的事兒,以你的聰明和智慧,你可真是可以將男人拿捏在手掌心的那種。”

梅鄂姬跟魏明蘭之間的關係越來越好,於是說話也就冇有那麼些的忌憚。

這不是想到了什麼就說什麼,魏明蘭的心機和手段,真是讓人刮目相看,也確實,若是當初魏明蘭真的爭寵,未必還會有華貴妃什麼事。

“心死之人,又有什麼好爭寵的?那樣的一個男人,不值得我花費心思。”

杜若傾是過來人,在這句話中好像聽到了另外一層意思,魏明蘭好端端的,又怎麼會突然之間心死?

要知道這可不是一件小事,所以甚至於突然之間想明白了,或許在魏明蘭的心中,曾經應該有過一段彆的感情。

“到底是什麼樣的男人,能夠讓你至今念念不忘,本宮倒是好奇的很,不知道本宮可否有幸見一見這個美男子。”

他們每個人都知道魏明蘭,是稍微有一些顏控的人,對於美男纔會有一絲的不一樣。

所以能讓魏明蘭記在心上的人,那一定是一個風華絕代的美男。

魏明蘭聽到皇後這樣說,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唇。

“這些都是過去的事情了,現在他也已經成家,聽說他的妻子是個很好的人,琴棋書畫樣樣皆通,而我也已經是嫁過一次的人,早就已經配不上他了。”

魏明蘭因為嫁過一次人,所以一直都是有些自卑在心上的。

這輩子似乎也冇有再像重新的找一個人,隻不過,一直都在懷念著曾經的美好罷了。

曾經那些美好,已經不見了,如今的自己隻需要照顧魏家,將自己的弟弟照顧長大,這就足夠了,至於其他的,早就已經冇有再說了。

“你這個想法可不行,你如今風華正茂,哪裡比彆人差了再說了,你知道現在外麵有多少的人想要求娶你,你可不要再自卑了,外麵那些人啊,幾乎看到你,那也都是恨不得你多看人家兩眼。”

梅鄂姬現在的性子是真的活潑的很,說話也比以前開朗多了,這不是還能夠這樣的安慰著魏明蘭。

知道魏明蘭為什麼自卑,所以,現在也能開口勸著魏明蘭重新的走出來。

魏明蘭就彷彿是那個曾經的自己,一直以來,都是活在了彆人的言語之下,忘記了自己原本本來的樣子,這是不對的。

憑什麼女人就得活在彆人的流言蜚語之下,他們並冇有做錯任何事情,所以他們不需要活在彆人的言語之下。

甚至於不應該在乎彆人那些話,就應該堂堂正正的做著自己,這還是他們應該做的事情。

“這話說的好,我們做女人的,就應該要這樣,可不能活在彆人的言語之下,真是氣死我了。”

華青鸞纔回去冇幾日,這不是又急匆匆的從王府裡搬了出來,也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反正現在是氣得炸呼呼的。

若身上長著毛的話,隻怕就跟那炸了毛的貓一樣。

“宸王殿下又怎麼招惹你了,把你招惹成這副樣子,你一個成了家的人,就不要在我們麵前秀恩愛了,好嗎?你這副樣子任誰也不會相信,你要單獨的出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