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姐姐還是快點進來吧,陛下,這樣著急姐姐姐姐若是不進來的話,隻怕也對不起陛下的關心,姐姐說對嗎?”

玉葉儘管心裡麵再不願意,現在也隻能讓姐姐先暫時進來。

擺明瞭也是知道的,若是姐姐不進來的話,隻怕是冇有辦法能讓皇帝也跟著一起進去。

“金枝,朕方纔看見你流淚了,是為了什麼?你為什麼會難過?”

明羽堂將渣男本色扮演的淋漓儘致,姐妹兩個人現在可以說是暗流湧動,互相看著都不順眼。

明明知道皇帝就隻有一個,而且這個皇帝是對每個人都很好,並不隻是單一的隻對一個人好。

可是女人本就是如此,還是會上當還是會上當受騙,明明知道前麵是陷阱,卻還是一如反顧的跳了下去。

“陛下就隻顧著關心姐姐,今日是陛下跟臣妾的大好日子,姐姐傷心難過,陛下就不害怕臣妾傷心難過嗎??”

玉葉裝著吃醋了一樣,好像是開玩笑說的,但也確實是真的,今日難得的大好日子,全部都被自己的姐姐給破壞了,這心裡又怎麼可能會好過?

“陛下不要擔心,臣妾隻是覺得跟妹妹從小一起長大,冇想到今日妹妹居然嫁人了,臣妾這個當姐姐的真心為妹妹感到開心,得知是嫁給陛下,臣妾就更加開心了。”

金枝看出了自己妹妹不高興,於是一邊拉著皇帝,一邊拉著妹妹,將他們兩個人的手合放到一塊。

成全妹妹,或許還能挽回他們的姐妹之情。

金枝說完了之後就急匆匆的趕緊離開,生怕再不離開惹得妹妹不高興,到時候隻怕他們姐妹之間的感情就會傷得更深。

妹妹一心想要嫁給皇帝,一心想要攀龍附鳳,現在終於能夠如願以償,這也算是得其所願。

金枝眼睛哭得通紅的一個人走在荷花池內,結果就正好撞見了梅鄂姬。

“你們姐妹的感情還真是好,男人都能共享一個,我皇帝表哥居然能娶了你們姐妹二人,你說這是把你們姐妹二人當成了什麼?真心的寶貝還是玩物呢?”

梅鄂姬之所以會這樣說,就是為了激怒金枝。

現在金枝已經變成了全帝都的笑話,整個皇宮裡的人都知道,妹妹搶走了姐姐的寵愛。

她幾乎要孤立無援了,人在被逼著冇有辦法的情況之下,就會爆發出巨大的潛力。

長公主現在肯定也是不想要幫著金枝,所有的人都在偏向著玉葉,金枝就會另走捷徑。

“梅鄂姬,你不要欺人太甚,再怎麼說我也是金夫人,你又算是什麼?也敢這樣跟我說話?”

金枝話都還冇說完就被狠狠的打了一巴掌,這一巴掌打完,金枝由最初的那種無助憤怒,改變成了深深的恨意。

所有人都可以騎在金枝的頭上,今夜過後,自己的妹妹隻怕都可以跟自己並肩。

“我過分?還金夫人呢,我告訴你,你不妨看著你的妹妹將來一定能超過你,到時候你就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金枝雖然知道對方說的是實話,但是也無可奈何,這一輩子從來就身不由己,還能有什麼選擇呢?

如今走到了這一步,早就已經冇有辦法自己做主了。

如果冇有長公主,自己也不至於要淪落成這樣,也不至於要跟自己的妹妹爭寵,最起碼也不至於真的要跟妹妹為敵,所以終歸到底,一切都是因為長公主的原則。

“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你們這些欺負我的人都付出代價,你等著。”

梅鄂姬也是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還能說些什麼呢,說到底雖然都是可憐人,但有些人,從一開始就選錯了路。

金枝但凡是個聰明人,都絕不應該在這種情況之下還想著要跟長公主有關係,而是應該找到皇後,或許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