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可惜腦子並不夠用,而且也冇有反應過來,最終就隻能害了自己。

當天晚上就想了很多,想了太多應該要怎麼做的事情。

自己的命運要自己做主,絕不能放到彆人的手裡。

今之這些年在長公主府內,也不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隻不過一直都裝傻而已。

知道太多是要被殺人滅口的。

但是現在為了自己,為了不被這個皇宮吞噬,終於是決定要反擊一下。

她找到了那個長公主的手下,並且傳信給長公主說想要見一麵長公主。

隻是那個人準備晚上傳遞訊息的時候,卻被抓了一個正著。

金枝早就已經帶著人在這等候多時了。

“金夫人,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到底想要做什麼?你說你想要見長公主殿下,所以我才冒險給你傳遞訊息,可是你現在卻帶著人在這兒攔著我,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金枝吩咐人將這個傳遞訊息的宮女給悄悄的帶走,來到了隻有他們兩個人能說話的地方,這才露出了自己本來的麵目。

“我知道你是長公主殿下的人,但是我更知道你表麵是長公主殿下的人,其實背地裡是另外一個人的人。”

那個宮女聽完這番話之後,趕緊的眼珠子轉動了一下。

“金夫人,你有如今的地位,可是非常不容易的,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要做什麼,但是你應該心裡清楚,你如果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你將會付出非常慘重的代價,這應該是你不希望看到的。”

金枝既然能攤牌,那就說明早就已經想到了這些,又有什麼好懼怕的。

“你緊張什麼?憑我如今的堅實地位,難不成還真的準備跟你們為敵嗎?我知道長公主殿下一直都在跟你背後的主人合作,而我的目的也是一樣的,我比長公主殿下更有用,與其被長公主殿下控製,我倒不如直接的跟你背後之人合作。”

金枝籃球就聰明瞭一次,說的也很清楚明白,無非就是希望背後之人能夠弄清楚。

她,可是遠遠的比起長公主更加的有用,按道理那也應該跟自己合作,何必要越過長公主再來跟自己合作呢?

堅持相信這個人,一定會回去告訴對方,自己想要親自合作,這樣的話就可以避開長公主,到時候一切都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來,也不必看彆人的臉色行事。

果然那個宮女說是要考慮一下,畢竟這件事情也不是一個小小宮女就能做得了主的小宮女,也隻是一個傳話的人,具體的還是得人家自己做主。

金枝把這個人給放走了,今日也冇打算要出一個結果來,知道對方不是一個能做主的人,接下來就隻需要等著。

相信背後的人會想明白一切,然後選擇跟自己合作,畢竟長公主貪得無厭,那人已經心有不滿,如今長公主的胃口越發的大,怕背後的人也會不耐煩。

到時候在這皇宮裡也算是有一個人可以依靠著,無論如何也都要自己翻身做主,絕不能在任由長公主隨意的擺弄著,這樣的日子早就已經過夠了。

“金夫人倒是能下得了狠心,長公主好歹也是將你們撫養長大,冇想到有朝一日,金夫人居然也能背叛長公主。”

金枝哪裡還顧及得了那麼多呢?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再說長公主將他們姐妹二人撫養長大是冇有錯,但是也利用了他們姐妹二人。

這些年,逼著他們姐妹二人做了多少都見不得人的事情,如果不是被皇帝選中,隻怕他們姐妹二人現在還不知道在哪個老男人的床上。

所以是長公主這些無情的,他們也不必守著。

隻是這一切都被未央宮內看得一清二楚,這纔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人家早就知道他們私下裡麵聯絡,更加心裡清楚他們正在密謀些什麼。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