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羽堂現在都快要愁死了,實在是不想再跟金枝和玉葉打交道。

可是人家三個女人說了,最有可能成功的便是玉葉,所以要先攻破玉葉。

這不是好事兒,就一下子砸到了他的頭上,擺明瞭是讓他使用美男子,然後把這個難啃的骨頭玉葉給攻破,怎麼想,這都不是一筆合算的買賣。

“陛下怎麼還不高興了,讓您攻破一個美人,又不是什麼為難的事情。”

杜若傾反正是心情大好,還有心思在這開玩笑呢,但是明羽堂絕對瞭解自己這個媳婦兒。

說是讓他攻破一個美人,也就是嘴巴上說說,但凡他真的敢碰那女人一個手指頭隻怕媳婦兒就要炸了毛了。

他現在在那兩個美人兒的心裡,都快成一個渣男了,怎麼可能攻破得了,這不是為難人嗎?

“阿傾,你可彆得了便宜還賣乖,你分明就是故意的,知道正不可能對那兩個美人有意思,你就在這說如此的風涼話,你就不想一想,如果有一天朕真的對那兩個美人有意思了,你要怎麼辦?”

杜若傾反正是一點兒也不擔心他說的,什麼叫做有一天真的對那兩個美人有意思了,表麵上看雲淡風輕的,可是心裡門兒清。

他敢!

但凡真的敢碰那兩個丫頭片子,她還不把這皇宮的天兒都翻起?

再說了,不就是兩個丫頭片子嗎?

還有自己跟著一起配合著,又有什麼為難的?

更何況長公主和金枝都已經著急了,今日玉葉出去,據說是進了一個茶樓,可是那個茶樓之內,卻絕對不容許外人進入。

這就說明那個茶樓是有問題的,暫時也不能打草驚蛇,免得茶樓裡麵的人隨隨便便的拎出一個替罪羊來,到時候冇有辦法抓到背後之人。

但是說到底他們的計劃還是有用的,要不是玉葉這丫頭機靈的很,單單憑著金枝的話,是絕對不可能這麼快有進展。

所以說呀,計劃還是要一直進行著,這個玉葉纔是最主要的人物。

可明羽堂這個時候居然還想打退堂鼓,哪有這麼便宜的事,還是得要賣力一些。

他們是皇帝和皇後,掌權這整個後宮,那是要對百姓負責任的。

“你們說什麼就是什麼唄,朕還能說什麼?計劃都讓你們說了,朕有拒絕的權利嗎?”

這話說的倒是實話,確實是冇有拒絕的權利計劃都已經開始了,現在最主要的是要攻破玉葉,才能夠讓玉葉心甘情願的說出背後的秘密。

能讓玉葉放棄自己的生命,也要背叛背後之人是要下一番功夫的。

但是這功夫也是容易的,其實啊冇有那麼難,就看這男人到底用不用心。

在這城樓之下長公主見到玉葉的時候,明顯是比金枝態度差。

“這不是我們的玉美人兒嗎?聽說你今日藉著要出宮拜訪本宮的理由,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你這私下用本宮的名義辦事兒,可不太好。”

長公主就是要讓玉葉知道,自己什麼都清楚,不要妄想耍心機手段。

她日後若是再不聽話的話,隻怕就要好好的教訓一番了。

玉葉現在有了彆人做靠山,當然也不害怕長公主的威脅,再說了在皇宮裡麵有皇帝庇護,無論如何,長公主暫時也不可能拿自己怎麼樣。

更何況,長公主也不過就是威脅罷了。

“長公主殿下,我今日確實是去找您了,還買了東西,直接派人送到了您府上,隻不過冇有親自去而已,更何況皇宮馬上就要關門了,我一個小小的美人,自然也隻能先回來了。”

玉葉這丫頭說的話裡話外的意思,這不是明顯就是在應付自己?

長公主氣急敗壞的看著玉葉,真是長了翅膀了,都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

幾乎是忘記了當初那可憐的模樣,忘記了曾經連飯都吃不上的日子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