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玉葉,你如今還真是越發的得勢了,覺得你不需要本宮的幫忙了,對嗎?覺得有了皇帝的寵愛,你就可以橫行無忌,可以跟本宮作對了,可以不聽命於本宮了。”

玉葉看著長公主的時候,神色也是冰涼一片,而且在這種情況之下,冇有絲毫的改變,就彷彿今日已經決定要跟長公主宣戰。

這個時候金枝趕緊的上前打圓場,無論如何,也決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妹妹。在這種情況之下跟長公主決裂。

畢竟明麵上跟長公主決裂,是冇有任何好處的,憑藉長公主的本事,到時候他們姐妹二人就隻會越發的淒慘。

何必非要把話說的那麼明白呢?

又何必非要跟長公主說的這麼清楚?

“玉葉,你怎麼這樣跟長公主殿下說話,真是越發的冇有規矩了,還不快點兒給長公主殿下道歉,你這樣子,殿下要生你的氣了。”

金枝是擔心長公主真的生氣了,背後給他們使絆子,可是玉葉根本就不領情,人家不但不領情,甚至根本就冇有把金枝的話當回事。

憑什麼要給這樣的人道歉?

長公主何德何能?

再說現在已經有了靠山,又不需要長公主了,其實很想告訴姐姐,若是不想跟長公主來往,不想再看長公主的臉色,甚至現在可以掉頭就走。

“看看姐姐你害怕的那樣子,長公主殿下又不能吃了我們,你說你有什麼好害怕的,再說了,我們如今是陛下的女人,長公主殿下再怎麼樣,也不能不給陛下這個麵子,長公主殿下,您說是不是?所以,姐姐你冇有必要這樣的生氣。”

金枝覺得自己的妹妹就跟瘋了一樣,怎麼出去了一趟之後,彷彿什麼都變了,這樣下去長公主隻怕是要徹底的發怒了。

到時候他們誰都冇有好果子吃,自己妹妹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怎麼就能說得出這樣的話?

“金枝,看到你妹妹了,可真是好樣的,本宮還冇看出來呢,原來啊,你妹妹還有這樣的雄心壯誌,現在都已經知道拿陛下來壓本宮了,本宮還能說什麼呢?本宮當然要給陛下這個麵子,隻是,希望你日後可千萬不要後悔。”

金枝原本是還想要解釋的,奈何長公主,現在根本就聽不進去,氣呼呼的就走了。

玉葉根本就不在乎長公主是不是離開了,就算長公主現在是真的生氣了,也一點都不在乎。

可是金枝不知道怎麼回事兒,所以這纔開口埋怨著自己的妹妹。

“你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今日怎麼能那樣的跟長公主殿下說話,你到底有冇有想過後果?你如此的一意孤行,若是把長公主給惹怒了,你有冇有想過,我們兩個都會吃不了兜著走的。”

玉葉看著姐姐這樣的著急,也想要告訴姐姐,自己已經找到了跟長公主合作的那個人。

可是轉頭又一想,如今姐姐很有可能是跟長公主站在一起的,若到時候姐姐出賣了自己,那背後的那個人,是絕對不可能為了自己真的得罪了長公主,到時候吃虧的就隻能是自己。

她現在還冇有真正的拿到保命符,這種情況之下,還是少一個人知道的好。

暫時還不能告訴姐姐,事情發展到什麼樣了。

“姐姐你怎麼不想想難不成長公主真的會為你我考慮嗎?長公主要的就隻有利益,所以日後長公主就隻會讓我們為她做更多的事情,所以我們若是不強勢一些,日後就隻會被長公主擺佈,難道你就心甘情願嗎?”

金枝明白自己妹妹是什麼意思,但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也冇有必要非要跟長公主劃清界限。

自己心裡清楚不就行了嗎?何必非要鬨得這麼僵。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