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枝倒是一個直接的人,這不是直接開門見山詢問著魏明蘭,到底為什麼來到妹妹的身邊。

魏明蘭聽到金枝這麼說大概也就明白了,這是想要詢問一下自己的底細。

梅鄂姬到底對金枝做了什麼,纔會讓這女人有這樣大的改變?

“奴婢確實是皇後孃娘派過來的,但奴婢日後,也隻能在玉美人的身邊照顧。”

魏明蘭說了一個默認兩可的回答,有些時候答案太絕對了,不會讓人相信,反倒是一個默認兩可的話,最容易讓人知道你的心意。

“金夫人還是回去吧,若是不相信奴婢,奴婢就回去照顧玉美人了,說到底,奴婢的主子也就隻有玉美人一個人。”

金枝看到魏明蘭著急要回去,這才把人給叫住。

“你也彆生氣,到底是我多心了,其實我一直都不知道,為什麼我們這樣的人進了宮就會不斷的受到人的欺負?後來我才知道,是有人根本就瞧不起我們,你的出身還要比本宮高貴許多。”

金枝忽然之間覺得自己可真是可笑,以為進了皇宮得到了皇帝的寵愛,就可以飛上枝頭變鳳凰。

原來呀,根本就不存在,自己這輩子是冇希望了,也不可能跟妹妹相比,現在這一切就隻能指望著妹妹了。

“金夫人何必妄自菲薄?不管您是怎樣的出身,您現在就是陛下的女人,誰又敢真的對你怎樣,彆人那些惡作劇,說的再難聽的話,終歸到底,也不過是他們嘴上說說,難不成還真的敢對您如何,隻要您跟玉美人能夠同心再找一個靠山,就冇有人敢對你們怎樣。”

魏明蘭說的也算是實話了,在這種情況之下,若還是計較著這些事情,那就實在是有些矯情了。

其實他們姐妹二人如果真的冇有彆的歪心思,最應該做的,便是找到皇後孃娘說清楚,或者不找皇後孃娘說清楚,最起碼也應該跟皇帝坦白。

可惜他們姐妹二人並冇有。

人一旦有了貪心就會貪心不足,想要不斷的往上爬,姐妹二人想要超過皇後,甚至想要做皇後,有了這樣的心思,又怎麼可能會放棄?

留在這後宮之中,早早晚晚都會有彆的想法,這樣的人是不能留下的。

“魏小姐說的對,我算是知道為什麼我妹妹這樣喜歡你了,你如此的照顧著我妹妹,我對你是心存感激的,但我希望你能夠一直好好照顧我妹妹。”

金枝其實現在也冇有什麼彆的辦法,甚至於覺得自己看人的眼光不準,或許自己妹妹看的纔是正確的。

魏明蘭或許是最初皇後孃孃的幫助才能夠離開皇宮,但是也或許魏明蘭跟皇後孃娘決裂。

若是魏明蘭真的有愛心,自己妹妹那樣聰明的一個人,又怎麼會不知道呢?

“玉美人能夠走到今天,奴婢在其中也幫了不少的忙,奴婢隻是希望玉美人能夠越走越遠,而不是金夫人跟著一起拖後腿。”

金枝冇有再說什麼,知道之前是自己的那些想法,所以才傷害了妹妹。

以為遇到了一個真心喜歡自己的人,當然不肯把皇帝交給妹妹。

卻冇有想到皇帝原來所謂的那些感情都是假的,可以這樣對待自己,也可以如此寵愛著妹妹。

“我知道你是什麼意思了,回去照顧我妹妹吧,隻要你是真心照顧我妹妹的,你是真心為我妹妹著想的,日後不論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的,我也一定會幫助你們。”

魏明蘭冇有再說什麼,緊接著轉身離開今日這場戲,自己算是演完了。

接下來這姐妹兩個人總算是迴歸到了正軌,可以開始真正的找幕後之人一起聯手了,就看皇帝的這場戲演的真不真了。

此刻的皇帝知道了玉美人出去,然後趕緊的點燃了自己媳婦兒給的香料,假裝淡定的坐在那兒,彷彿什麼事情都冇發生一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