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公主現在就開始給文嬌嬌灌輸一些思想,畢竟是她將文嬌嬌救出了火坑,無論到任何時候,文嬌嬌都必須的要保證跟長公主永遠都是一條心。

這樣的文嬌嬌,其實若是換成以前的文嬌嬌,也就滿心的答應了。

杜若傾裝著一個小女兒家的模樣,然後怯懦的站在門口,抬起頭來看了一眼長公主,小心翼翼的說道,

“這裡實在是太好了,我不敢踏進去,我擔心弄臟了長公主您的地方,我身上臟兮兮的,哪裡能進入這樣好的地方。”

長公主一聽到這樣的話,簡直就有些笑了,到底還是上不了檯麵,不過文嬌嬌這輩子應該也冇有被人這樣對待過,所以纔會怯懦害怕。

以後這些算什麼,若是將來真的能夠給皇帝當女人伺候的人,隻怕是更多。

“好孩子,隻要你能夠聽話,你的福氣呀,還在後麵呢,本宮疼你,日後這所有的榮耀都是屬於你的。”

杜若傾假裝非常聽話的樣子,讓長公主非常滿意,而且立刻吩咐,住進了好的玲瓏閣內,還有一些丫鬟伺候著,不知道有多舒坦。

唯一不好的一點,就是那些過來教導規矩的,根本就不把文嬌嬌放在眼裡。

甚至覺得文嬌嬌不過就是長公主的一顆棋子,對於文嬌嬌也冇有那麼客氣。

“手裡的姿勢不對,既然要進宮伺候陛下,那就得一切都按著規矩來,你這個樣子陛下如何能夠喜歡你?”

那是一個從皇宮裡出來的老嬤嬤,這不是仗著自己懂得皇宮裡的規矩,簡直是把自己捧上了天。

這個不對那個也不對,稍有不滿意就拿藤條抽你,最開始還能忍,時間長了哪裡還能忍?

“你算是個什麼東西,居然也敢拿藤條抽我,我想告訴你,我可是長公主殿下親自要培養的人,你若是把我打壞了,你當心你的小命,居然還敢在我麵前放肆。”

文嬌嬌是學著長公主的語氣在說話,而且看不出一點破綻,雖然有些狐假虎威在這上麵。

但是說到底也確實是有用,那個宮裡出來的老嬤嬤,原本是以文嬌嬌不敢怎樣,冇有想到這小姑娘居然還敢反抗。

她不過是被長公主請過來的人,是來教導規矩的,但並不是真的要讓奴才欺負到主子頭上。

長公主翻一旁看著也是欣喜萬分,冇有想到文嬌嬌居然會學著自己,這讓長公主忽然之間更加喜歡文嬌嬌了。

或許是人老了難免會有些孤單寂寞,有一個人崇拜著你,這是長公主高興的事情。

“這孩子還是挺像模像樣的,本宮果然冇有看走眼,這孩子將來是一個可以成大器的人,隻要本宮好好的教導一番,這孩子未來可期。”

其實長公主擺明瞭就是希望自己手底下將來能出一個大人物,甚至於希望自己將來手底下能夠出一個皇後,如此的話,纔算是自己這一輩子最好的作品。

文嬌嬌就是自己這一生當中,即將培養最好的作品,

畢竟一個冇有任何依靠的女人,才能夠乖乖的聽話懂事兒,將來才能夠為自己所用。

“參見長公主殿下,長公主殿下萬福金安,文小姐實在是不聽話,很多規矩都學不會,也不肯聽教導。”

那宮裡來的老嬤嬤在這告狀,睜著眼睛說瞎話。

文嬌嬌表現的著急萬分的樣子,一邊對著長公主搖著頭,一邊的指責著那宮裡的老嬤嬤。

“你這個睜著眼睛說瞎話的傢夥,你怎麼能如此說呢?明明是你教的東西前後都不一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