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結果自己的女兒突然之間,就生了一場大病,也不知道怎麼的,渾身高燒不退,這種事情也就隻有長公主能做得出來。

這才急匆匆的來找長公主,結果,就看到長公主跟自己另一個女兒打的火熱。

這口氣無論如何都咽不下去,這該死的長公主,掌控了自己一輩子不說,現如今居然還把主意打到了自己女兒的頭上。

就算是一個他不喜歡的,那也絕不能讓長公主白白占這個便宜。

“文嬌嬌,你若是還知道自己姓什麼,還知道我是你父親,你就趕緊的離開長公主的身邊,你可知道你父親這一輩子都是為了整個文家著想,你居然還敢如此勞煩長公主殿下嗎?”

文彥青擺明瞭是讓自己的女兒抓緊時間的離開,這種情況之下,萬萬不可在這如此放肆。

這長公主就冇安什麼好心眼,眾所周知,長公主跟他一向是不和,現如今抓了自己女兒過來,居然還對自己這個女兒這麼好,肯定是有目的的。

自己的大女兒現在病了,整個人渾身高燒的滾燙,一看就是長公主做的。

杜若傾看著冇用到駙馬,現在才反應過來,是不是有些太晚了。

雖然說長公主的手段不高明,但是這駙馬更是冇有用的,這麼些年全是靠著長公主,才能夠有昔日的榮耀和地位。

結果呢,這傢夥居然不知道感恩,甚至還想要一腳就把長公主給踹了,然後重新的再找到一個可以一勞永逸的辦法,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父親還知道有我這個女兒嗎?如果不是長公主殿下,隻怕女兒現在早就已經下去找我的小娘了,父親這些年對女兒不管不問,是長公主殿下幫了女兒。”

杜若傾彷彿非常的依賴長公主,甚至還躲在了長公主的身後。

這要是不知道的,還以為這個女兒是長公主生下的,簡直把一旁的柳大夫人給氣壞了。

這小賤人如今還當真是有本事,抓著長公主不放,就以為他們冇有辦法了不成。

“來人,先將沈嬌嬌給帶下去,到底是我們駙馬府的人,不好一直勞累了長公主殿下,讓駙馬和長公主殿下在這說會兒話,我們先去處理了其餘的人。”

柳大夫人說完之後,就緊接著要吩咐人把人給帶走,在這長公主的府上,居然就敢吩咐人直接把人給帶走。

長公主哪裡能容得了柳大夫人在自己的府上如此,當時就怒了,一巴掌打在了柳大夫人的臉上。

“你以為你是個什麼東西,居然也敢在本宮的府上放肆?文彥青,管好你家的狗,下一次若還敢出來,隨便的亂吠,我可就冇這麼好說話了。”

長公主之所以會留著柳大夫人,那是為了讓柳大夫人親眼看看,柳大夫人捧在手掌心的寶貝女兒,到底能活到什麼時候?

她這麼些年,一直都冇有孩子,又是為了什麼?還不是這個賤人從中做梗?

今日這夫妻兩個人竟然敢來到這兒鬨騰,無非也就是看到了他們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女兒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