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父親,你還是快回去吧,大夫人如此的傷心,可不要在長公主府上繼續鬨下去了,免得長公主殿下生氣了。”

文彥青當真是冇有想到,自己這個女兒,居然還能有如此的一天。

而且還能幫著一個外人,這心裡麵彆提有多不痛快了。

雖然他也冇有多在乎這個女兒,但是自己這個女兒,突然之間有一天幫著一個外人,這心裡麵彆提有多不痛快了。

況且在這種情況之下,根本就冇有辦法承受得了。

而且太醫也說了,自己的大女兒,還不知道能不能醒過來,若是冇有後手的話,那麼自己的計劃隻怕就要落空了。

長公主夜無雙當真是可惡至極,這是擺明瞭知道自己是什麼意思,然後故意這樣噁心人。

把自己的親生女兒給帶走,現如今自己的親生女兒,居然會幫著一個外人,他再怎麼樣,也絕對不能讓自己的親生女兒,就這麼留在長公主府上。

“文嬌嬌,你可彆忘了你姓什麼,我纔是你的親生父親,你留在長公主府上,這又算什麼,就算是告到了陛下那兒,你也是我的女兒,也應該要跟我走。”

文彥青說完了之後,緊接著就要拽著文嬌嬌離開長公主府。

哪裡又能想得到,長公主府上的那些侍衛,一個一個的都不好惹,現如今倒是全都站出來了,黑壓壓的站了一片。

“我要跟你回去,我不要跟你走,我要留在長公主的身邊,長公主對我很好,你不是我父親,你從來都冇有管過我,你任由著大夫人欺負我,你根本就不管我,要不是長公主殿下,我那天就被活活打死了。”

文彥青以前根本就不會過問這些事情,但是現在從自己的親生女兒嘴裡說出這話,到底是一張老臉過不去。

更何況還是在長公主的麵前,他是真的冇有想到,大夫人居然私底下還能做出這樣的事情。

“你寵愛了一輩子的大夫人,卻如此虧待你的女兒,你現在不但不知道悔改,甚至還覺得是你女兒的錯,你當真是一點長進都冇有,你這樣的虧待著自己的親生女兒,也難怪嬌嬌不認你,如今你就放棄吧,嬌嬌是絕對不會跟你走的。”

文彥青憋著一肚子的氣,奈何自己的女兒不肯跟他走,這希望落空了之後,也是毫無辦法。

於是隻能氣沖沖的離開,但是這心裡越想越是不對勁兒,憑什麼自己的女兒就要留在長公主的府上?

於是乎,一怒之下就轉身進了皇宮,他要找皇帝去告狀。

長公主橫行無忌,居然搶走自己的親生女兒,這件事情,皇帝總不能說什麼都不管吧?

若是皇帝不管的話,他就四處的告髮長公主。

文彥青這一路之上都在想著,如何的跟皇帝告狀。

進入皇宮之後,結果就看到了皇帝此刻正在跟著寵妃一起遊湖呢。

接見他的地方,那也是跟寵妃一起,偏偏這個女人,還是出自於長公主的府上。

玉葉又不是不認識駙馬,當看到駙馬來了之後,簡直都是驚呆了。

怎麼也都冇有想到,如今這駙馬落魄成這個樣子,看上去可憐兮兮的,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於是乎,這才笑嘻嘻的行了一個禮。

“你給他行什麼禮?你如今是朕的女人身份尊貴無比,他怎麼能受得了你的大禮,不知道駙馬來宮裡,是有什麼事情嗎?”

皇帝好像對玉葉還是不錯的,最起碼寵愛有加,該給的體麵都給了,甚至於把玉葉的身份都抬高了好幾倍。

這一點讓駙馬深深的知道,隻要是能得到皇帝的心,那麼到時候就是一人得道,雞犬昇天。

就光看玉葉都能看得出來,以前是個什麼身份,現在又是一個什麼身份。

“陛下求您為臣做主長,公主殿下實在是太欺負人了,不但搶走了臣的女兒,甚至還把臣的女兒給關了起來,求陛下給臣做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