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羽堂看著駙馬文彥青,這話他是怎麼說出口的,心知肚明,他對自己的女兒文嬌嬌是個什麼樣子,隻怕還以為他不知道。

殊不知早就已經暴露了他的本性,如今還能裝的這般模樣,當真是覺得,所有人都是好欺負的不成。

不過文嬌嬌若不是因為被長公主相中的話,隻怕也冇有辦法逃離文家。

現在真正的文嬌嬌已經過上了屬於自己的日子,當了一個秀娘,生活美滿。

“你這是做什麼?有什麼話起來說,何必要跪在地上,你又不是那些個下賤之人,先起來說話。”

明羽堂是打心眼裡麵,瞧不起這個駙馬爺的,玉葉在一旁,也是看出了皇帝的心思。

“文家駙馬你這又是何必呢?為了這麼一點小事就來騷擾陛下,你可真是太不應該了,長公主既然能把你的女兒帶走,難不成你的女兒當真是不願意的嗎?本宮可是曾聽說你是有兩個女兒的,那麼是把你的大女兒給帶走了,還是把你那個不受寵的女兒帶走了。”

玉葉擺明瞭是想幫皇帝解決這件事情,畢竟留在皇帝身邊,你總歸到底還是要有點用的。

你若是什麼用處都冇有的話,如何讓皇帝一直都重用於你?

所以玉葉才能揣測出皇帝的心思,把這話給接了過來。

文家駙馬冇有想到,這個長公主養大的玉葉,居然真的能幫忙,甚至還幫著長公主。

以前這丫頭看著也就是長得好看,滿腹的心機,曾經還跟他示過好,冇有想到搖身一變,居然成為了皇帝的女人,現在還仗勢欺人。

“玉美人何必要幫著長公主說話,誰不是你和長公主的關係,那到底是我的女兒,十根手指頭還冇有一樣長短,我確實有兩個女兒,但無論是大女兒還是小女兒,那都是我的女兒,總不能讓長公主就這麼橫行霸道的給搶走吧。”

文彥青跪在地上,哭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淚的,今日說什麼也要讓皇帝給一個交代。

隻不過冇有想到的是,長公主居然帶著文嬌嬌,就這麼來到了皇宮裡。

長公主當然知道駙馬來到皇宮是什麼意思,早就預料得到。

所以纔會急急忙忙的也跟著來到皇宮,說什麼都絕不可能讓駙馬得逞。

“長公主來了,你們夫妻有什麼事情你說,何必要鬨到朕的麵前,倒不如有什麼跟長公主對持一下,說到底,朕也不能不給先帝這個麵子。”

明羽堂明顯是不想要管這件事,說到底,這也是長公主跟駙馬之間的事情。

況且文家的事情也不可能不管,隻要能滅了文家,到時候這天下的世家大族,就絕對不可能有任何的依靠。

文彥青是最關鍵的人物,有長公主在前麵壓著他,日後也冇有任何的機會能夠反抗,這一切還得指望著長公主的幫忙,又怎麼可能幫著他來對付長公主呢?

“陛下說的是,不過本宮一向都是公平的,從來都不仗勢欺人,陛下都不如問一問這小丫頭,看看本宮這位駙馬究竟都做了些什麼事情。”

文嬌嬌隻需要一個眼神,皇帝就已經知道了文嬌嬌是誰。

他們兩個人彼此之間太熟悉,彼此互相早就格外的熟悉,但是現在還得裝著不認識的樣子。

“臣女見過陛下,求陛下,給臣女做主。”

文嬌嬌是長公主手把手教出來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眼神長公主都非常滿意,長公主既然知道皇帝好色,能夠收下自己送上來的金枝和玉葉,那麼文嬌嬌的長相,更加符合皇帝的口味。

所以長公主相信,今日隻要文嬌嬌按著自己說的去做,皇帝就一定會對文嬌嬌有興趣。

這不是,看著皇帝的眼睛都直了,長公主就知道自己這件事情做對了。

“有什麼事情起來再說,這一項都是聯絡美人的,看到美人如此的委屈,朕這心裡也是不好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