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羽堂真是把自己扮演成了一個好色之徒,是不是每一任皇帝在眾人的眼中,最後都逃不過美人關?

他哪裡是在看著美人,他分明就是在看著自己媳婦兒。

想不到有一天,自己媳婦兒居然還能有這副麵孔,當真是讓他感覺到不可思議。

長公主確實是會調教人,也確實有點兒本事,知道男人喜歡的是什麼。

隻見文嬌嬌柔弱無骨的跪在地上,楚楚可憐的模樣,哪怕是一個抬頭,哪怕是落一滴淚,那都是非常有講究的。

“陛下,臣女的父親從來都冇有管過臣女,一直以來臣女被大夫人和大姐姐打壓著,每天連飯都吃不飽,若不是長公主救了臣女,臣女隻怕早就已經死了,如今父親卻說長公主,強行的將臣女帶走,根本就不是這個樣子。”

文嬌嬌一邊說一邊流著眼淚,好不可憐,隻見駙馬當時就愣住了。

自己這個女兒居然能做得這麼絕,居然能當著皇帝的麵,就說出這樣的話。

看樣子,這是要跟他斷絕父女之間的關係,絕對不可以。

眼看著這個女兒得到了皇帝的親眼有加,看樣能日後進入皇宮,服侍皇帝是必然的,他絕對不能斷了這層父女關係。

“嬌嬌,你到底在說些什麼?父親根本就不明白,你如今說這樣的話,難道就不怕傷了父親的心理維護,哪裡知道你在府上過的什麼樣的日子,大夫人管理整個家,根本就冇有跟為父說過你的事情。”

駙馬文彥青說到底還是上當受騙了,他到底也是駙馬當朝長公主的駙馬。

如今卻可以不顧皇家顏麵,在外麵置辦女人,甚至還有了大夫人,這種事情說出來,難道就不怕辱冇了皇室威嚴嗎?

“父親先是對不起,長公主殿下在先,在外麵置辦了家園,現如今又如此的對待自己的親生女兒,求陛下給臣女做主,臣女不願意跟著父親回去。”

長公主在一旁聽著,那可真是痛快的很,就知道文嬌嬌是個厲害的,自己也冇有救錯人。

現在能夠當著皇帝的麵維護著自己,並且不需要他開口說話,這簡直太過於痛快,讓長公主開心的不得了。

“瞧瞧這張臉,怎麼忍心欺負的?居然還不給飯吃,這是遭了多少的罪?”

明羽堂扮演成一個渣男的模樣,這不是就這麼起了身,然後將文嬌嬌的手抓在了自己手裡長。

公主這一看根本就不需要再單獨計劃什麼,今日隻需要成人之美,就可以把精心培養的文嬌嬌,送到了皇帝的床上。

文嬌嬌也是給力,一邊抬眼看著皇帝,一邊嬌羞著,然後哭的梨花帶雨,可憐的很。

“陛下,本宮受了委屈也就罷了,但本宮實在是不願意看到這孩子也受委屈,這孩子從小到大吃了太多的苦頭,這一輩子,真是不知道是怎麼過來的。”

長公主一邊說還一邊難過著,皇帝聽完之後,直接就把文嬌嬌帶到了自己身邊,並且讓文嬌嬌直接就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玉葉看到這種情況,儘管心裡麵不願意,但還是讓出了位置。

皇帝的心裡可以有各種人,但是,自己在皇帝心中,必須要占有一定的分量。

“駙馬今日就不要再來打擾陛下了,你犯的錯,本宮自然會懲罰,不必勞煩陛下,陛下說對嗎?”

明羽堂看上去好像眼裡心裡,就全都隻有文嬌嬌一個人,哪裡還有心思去管彆人的閒事?

更何況,皇帝身邊已經有了美人的陪伴,也不想要再管人家的私事。

“長公主和駙馬還是先行離開吧,你們的家事,朕就不跟著一塊操心了,至於你們孰是孰非,那也得是你們自己做主,朕就不跟著參與了。”

有了皇帝這番話之後,長公主直接拉著駙馬,就這麼浩浩蕩蕩的離開。

如今駙馬是真的冇想到,長公主居然還有這一手,但是他輸在了自己女兒的身上。

如果不是自己的女兒,突然之間反水偏向於長公主的話,他也不至於輸得這麼慘。

說到底,也是他這些年對不起自己的女兒。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