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來在父親的眼中,我一向都是可有可無的,看樣子就隻有大姐姐纔是父親的心頭寶貝,而我從來都不是父親的選擇,對嗎?”

文嬌嬌的突然之間出現簡直嚇壞了,方纔還在為自己大女兒極力爭取的文彥青,突然之間一句話都不敢說。

他知道文嬌嬌現在跟皇帝的關係不一般,將來很有可能文嬌嬌就是皇帝的女人,到時候也可以讓自己這個父親藉藉光。

若是再不跟自己的女兒搞好關係的話,隻怕到時候自己的女兒就不認他了,真若是不認他的話,那事情可就有些難辦了,所以無論如何,都絕不能讓這件事情發生。

“你看你這孩子說的這是些什麼話?父親又怎麼可能會對你這樣?你這孩子可不要多想,雖然父親的心中有你大姐姐,但是父親的心中也還有你,你是父親的孩子。”

文彥青這話說出來,隻怕他自己都不信,還在這兒假惺惺的說著這樣的一番話。

就是為了能夠欺騙文嬌嬌,不過就是想要借用門嬌嬌的勢力罷了。

可惜,文嬌嬌早就不是以前的那個文嬌嬌了。

杜若傾如今冒充文嬌嬌是斷然不可能上當的,或許他之前悔改的話,真正的文嬌嬌還是會認下這個父親,可惜他悔改的實在是太晚了。

“父親這樣關心著大姐姐,我可真是羨慕的很,父親從來都冇有這樣關心著我,不如這樣好了,若是父親能夠拋下大姐姐和大夫人,跟我和長公主一起生活,那我就原諒父親。”

文嬌嬌這話說完之後,長公主的眼睛都亮了,真是冇白養著姑娘。

現在這姑娘都知道要為她出口氣了,這麼些年都被人欺負著,如今可終於有一個人可以幫著自己出頭了。

“嬌嬌,給你父親幾天時間,讓你父親好好的想清楚,我們也該回去了,這個時候,你也該吃補品了。”

於是乎,長公主滿臉得意的把文嬌交給大夫,隻剩下了他一個人站在皇宮門口,淒慘又無助。

文彥青當然不可能拋棄大夫人和自己的大女兒,畢竟養了這麼些年夫妻,相處也是有了感情。

若是就這麼回到長公主府,還不被人給嘲笑死?

隻不過自己這個女兒文嬌嬌,突然之間跟長公主這般親近,總是感覺哪裡有些不對勁兒。

文彥青回去之後,大夫人巴巴的在門口等著,因為自己的女兒馬上就要不行了。

並且大夫也下了最後的通牒,大夫人哭得跟個淚人一樣,滿心都指著他能帶回解藥。

“我不讓我的女兒進宮伺候陛下了,我隻想讓我的女兒平平安安的活著,你快救救我們的女兒,我們的女兒馬上就要不行了。”

大夫人哭著淒慘可憐,知道自己的女兒都是因為他們的緣故才受了連累,更何況自己的女兒那樣的懂事兒。

這背後一定是長公主做的,長公主是怨恨他們這麼些年,若是自己的女兒就這麼死了,大夫人隻怕也活不下來。

“行了,彆在這裡哭了,你一個婦道人家又懂什麼長公主擺明瞭是等著我去求她,想都不要想,我這輩子都不會去求著他。”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