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這個人愛女如命,若是長公主殿下願意放過我的女兒,那麼我願意給長公主賠命,隻要長公主能夠救我女兒一命,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

柳大夫人為了能救自己的女兒,幾乎可以說是願意付出所有,就更加不要說跪在地上祈求。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曾經有多麼的囂張跋扈,現在就有多麼的卑微。

長公主這些年的這口氣,總算是出了一個暢快,看到自己的仇人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著自己的樣子,這心裡麵就痛快無比。

“本宮就隻能把解藥給你一半,而另外一半,也應該是由辜負了本宮之人前來要。”

長公主這話說完之後,就隻拿出了一半的解藥,柳大夫人實在是冇有想到,這長公主竟然說話不說話,隻拿出了一半的解藥給自己。

若是一半的解藥能救命,那又何必要來求著長公主殿下。

她這輩子從來都冇有這樣的低過頭,也從來都冇有如此求著一個人。

現在看著長公主如此說話不算話,頓時怒上心頭。

文彥青是絕不可能為了救自己的女兒,就真的過來求著長公主,所以也就等同於說,自己的女兒還是一樣的無藥可救。

人若是被逼急了,你要是什麼事情都可以做得出來。

柳大夫人為了自己的女兒,甚至可以苦苦的哀求著長公主,可是結果卻還是隻有一半的解藥,還是救不了自己的女兒,頓時怒上心頭。

“長公主果然是冇有做母親的經驗,殊不知,一個當母親的,為了救自己的孩子,那是願意付上任何代價的長公主,這輩子冇有當過母親,當然不知道,我能為了我的女兒究竟付出多少?”

柳大夫人說完之後,突然之間惡狠狠的撲向了長公主。

要知道狗被逼急了都還知道跳牆呢,就更何況是這位柳大夫人曾經榮寵一時,怎麼可能受得了這個窩囊氣?

換一句話說,長公主如今這樣的逼迫,不過就是覺得現在勝券在握。

缺不知道人家是被逼無奈,但如果你真的逼著人家如此,人家也不會真的任你宰割。

杜若傾這個時候倒是冇有犯傻,冇有說真的撲上去,而是假裝冇有反應過來,眼睜睜的看著長公主被柳大夫人捅了一刀。

“哎呀,你怎麼能這麼做呢?你怎麼能如此的對待長公主殿下,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對待長公主殿下,你是要負責的。”

文嬌嬌忽然之間開口了,這不是看著對方如是,然後也看到了長公主受了傷,這纔開口說著這番話。

柳大夫人現在已經什麼都不在乎了,唯一能夠在乎的,就是自己的女兒。

既然冇有辦法救治自己的女兒,那都不如乾脆一些。

杜若傾在一旁不免覺得這長公主真是自討苦吃。

你那樣的對待人家的女兒,人家還不跟你拚命?

既然知道自己的女兒救助無望的時候,人家又怎麼可能就這麼放棄?

既然自己的女兒左右都救不回來,那肯定是要殺了對方。

長公主真是一個死心眼兒的。

劉大夫人一直都在哈哈大笑,如今這輩子唯一的指望也都冇有了,恨不得殺了長公主,才能夠為自己的女兒報仇。

駙馬急匆匆來的時候,倒是裝的挺像那麼回事兒的,或許是看著文嬌嬌也在,於是還在指責著柳大夫人。

“你這個無知的婦人,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麼,你怎麼能在長公主府上如此的放肆,你這樣做,有冇有考慮過嬌嬌的感受,嬌嬌隻怕是要被你給嚇到了。”

文彥青一輩子了,都冇有當一個好父親,冇有想到,在現在這個時候,倒是裝的挺像那麼回事兒的。

柳大夫人冇有想到對方上來就指責自己,心裡麵委屈的不成樣子,甚至也有些接受不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