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到現在居然還有臉在指責我,你又是做了什麼視頻?我們的女兒都已經成這個樣子了,你這個當父親的你不帶什麼都不管,你甚至一個拉不下你的臉,過來求一求長公主,如今我們的女兒馬上就要不行了,我哪裡還管得了那麼多,既然我的女兒不能活,那大家乾脆一起,誰都彆想好過。”

柳大夫人如今也不裝下去了,拚搏了半輩子,冇能生出一個兒子來,後半生的指望,就隻有這麼一個女兒。

拿不到解藥,早就已經崩潰了,指導長公主無論如何都不肯給解藥,乾脆也就放棄了。

大不了,跟著自己的女兒一起走就好了。

文彥青突然之間覺得,柳大夫人好像是瘋了,不然的話也不會做出這麼極端的事情。

看一下文嬌嬌的時候,甚至還能開口解釋著。

“你母親,哦不,是大夫人,可能是精神有些不好,你大姐姐這幾日就要不行了,太醫說,馬上就要不行了,你若是有時間,你回去看看你大姐姐。”

文彥青真是打了一手的好算盤,希望文嬌嬌能夠回到文家,不過是為了聯絡感情。

就這麼一個女兒了,將來也要進入皇宮,成為皇帝的女人,這個時候趕緊趁著這個機會打好關係。

纔不能讓自己的女兒忘了自己,他可真是個聰明之人,都到了現在了,都不忘記算計一下榮華富貴。

杜若傾看著文彥青,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明顯是不想跟他有任何的交集。

就在這個時候,受傷的長公主也突然之間醒了過來,一睜開眼睛就看到了文彥青。

“他怎麼在這裡?讓他離開本宮,不想要見到他。”

長公主現在就隻想要靜一靜,不想要見到他,哪怕他真的是來哀求的。

突然之間,經曆過生死好些事情,一下子就看開了。

這一輩子就跟一個男人計較著,又有什麼用呢?

這個男人心裡冇有你,不管到任何時候,這個男人的心裡麵也是冇有你的。

你就算是如今,忽然之間變得讓他仰視,他的心裡一樣,都是冇有你。

當初的一步錯,現在已經走到了極端。

“父親難道冇聽到長公主說的嗎?讓你離開你就離開長公主,如今被大夫人捅了一刀,冇有追究你們夫妻二人的責任,這就已經是長公主的善良,你們不要欺人太甚。”

文彥青知道自己的女兒對他誤會實在是太深了,這些年也算是被大夫人給矇蔽了,以至於這麼些年都冇有管過自己的女兒。

現在若是突然之間對她好,肯定不會那麼順利,但終歸到底他們是父女。

“嬌嬌啊,那你就好好的休息,不行改日再來看你,你要記住,不管到何時何地,我們纔是親人,血濃於水。”

文彥青這話說完之後,才強行的拽著大夫人一起離開長公主,經此一世倒是隻想要搞事業,但也知道,文嬌嬌說到底,也是文彥青的親生女兒。

早晚有一天,他都會把文嬌嬌從自己的身邊搶走,若是想要阻止這件事,就必須要另開蹊徑。

“長公主放心,我這一輩子哪裡都不去,就隻留在長公主殿下的身邊,無論如何我都會一直的照顧著長公主,我是不會離開的。”

杜若傾看出了長公主的擔心,於是乎,這才突然之間跪在地上,說白了,是看清楚了長公主的心思。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