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宮知道你是一個好孩子,從本宮把你救出來的那天起,你就從來都冇有讓本宮失望過,但本宮也知道你這輩子冇有感受過父愛,他到底是你的父親。”

長公主是在試探著文嬌嬌,試探文嬌嬌是真的要留在自己的身邊,還是想要回去。

畢竟這件事情總得弄清楚原因,要知道聞嬌嬌的心理,到底是向著自己多一些,還是會向著文彥青。

“我會一直都留在長公主殿下的身邊,絕不會離開的長公主您放心,無論如何我都是您的人,絕不可能那樣的冇有良心。”

長公主聽完文嬌嬌這話,這纔有些放心,接下來冇過幾天,皇帝就來到了長公主的府上。

長公主心裡也很清楚,皇帝到底為什麼來,長公主心裡明鏡一樣。

長公主也知道,文嬌嬌的好日子馬上就要到來了,金枝和玉葉是被自己強行送到了皇宮裡。

但是文嬌嬌不一樣,皇帝好像是大有一副要親自接文嬌嬌進宮。

不知道皇帝是真的愛上了文嬌嬌,還是怎樣,但皇後一直都冇有動靜,這纔是長公主擔心的。

長公主擔心皇後從中作梗,不讓文嬌嬌進入皇宮。

“你要記住,本宮隨時都是你的後盾,若是你真的想要服侍陛下,本宮也會儘可能的幫你,但是在這後宮之中,後宮之主還是皇後,你不可跟皇後對著來,但你也不要害怕,若是皇後當真的想要對付你,你儘管跟本宮說,本宮會派人幫你。”

金枝和玉葉不過就是一個玩物,在長公主的眼裡冇有那麼的珍貴。

文嬌嬌對於金枝和玉葉,那是完全不一樣的,文嬌嬌到底也是文家的骨血,是文家的女兒,所以跟那些普普通通的人是不同的。

長公主是想要將文嬌嬌培養成皇後,取而代之,自然而然不能讓文嬌嬌在皇宮裡做的太過分。

“長公主教導我的那些我都已經記住了,長公主放心,無論到任何時候,我都會將您的話放在心上的。”

長公主的一頓安慰之後,然後才把文嬌嬌給送出了長公主府。

在皇宮裡的金枝和玉葉這會兒子,倒是抱成團了,兩個女人感受到了來自另一個女人的壓迫。

本來有一個皇後,就已經很難對付了,冇有想到長公主居然又送了一個女人進宮。

玉葉決定鋌而走險,決定要去禦書房裡拿到邊關佈防圖。

“姐姐如今也看到了長公主,這是要徹底的捨棄你我姐妹二人,若是這個女人進了宮,還能夠得到陛下的寵愛,這皇宮之中還有你我姐妹什麼事?若是你我姐妹二人失寵,隻怕以後會任人宰割。”

玉葉一邊說這話,一邊也有些傷心,畢竟皇帝這幾日對她還是不錯的。

想要什麼就要什麼,甚至於不惜從皇宮外麵弄進來,就隻為了讓她一笑,可誰知道這樣深情的皇帝,卻可以突然之間的寵愛彆的女人,玉葉的心理落差也有些大,

大概也明白了,為什麼自己的姐姐那一陣非常的傷心,隻不過玉葉比自己的姐姐更加心狠一些,不可能完完全全的把自己所有的情感,都壓在一個男人的身上。

她這才決定了要答應宸王夜景行的話,在這後宮之中,重新給自己找一個靠山,這纔是最重要的。

能夠保全得了榮華富貴,將來才能坐穩後宮的寶座。

“如今長公主徹底的捨棄了你我姐妹二人,不知道妹妹還有什麼好辦法,這位沈嬌嬌一旦進了皇宮,隻怕是要成為皇帝的新寵,到時候皇後孃娘那邊,一定會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沈嬌嬌的身上,倒是正好給了你我姐妹一個時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