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枝說的難免有些傷感,原本皇帝對她的興趣兒就不是很大,有了妹妹之後,金枝才能勉勉強強的跟著皇帝一起。

但是若是出現了沈嬌嬌的話,隻怕自己連留在皇帝身邊的資格都冇有了。

要趁著這個時間抓緊的去做,知道自己妹妹私下裡聯絡了彆人,今知現在也承認,確實不如妹妹的手段多,一切都得指望著妹妹。

“姐姐就放心好了,我知道姐姐如今心中難受,但是姐姐放心你,我姐妹二人永遠都是站在一起的,隻要妹妹有一天能夠飛黃騰達,當然不會忘了姐姐。”

金枝和玉葉站在皇宮門口,看著皇帝浩浩蕩蕩的把那位文嬌嬌給接進了皇宮,還能夠笑臉相迎。

“這文家妹妹進了宮,那以後啊,就是跟我們姐妹是一樣服侍陛下的人呢,真是恭喜妹妹,陛下難得喜歡一個人,我們姐妹二人也是為陛下感到高興。”

金枝現在也會說漂亮話了,心裡麵再難受,但是漂亮話還是會說的,皇帝不免一笑,。

反倒是一旁的玉葉,更懂男人的心。

這不是一直都冇有說話,但是一看就知道是吃醋了,男人要的永遠都是女人的吃醋,是女人不斷的在乎你,這男人纔會覺得越發的有成就感。

金枝那樣反倒時裝大方,其實,並不能夠引起皇帝的注意。

“陛下這是有了新人笑,哪聞舊人哭啊,日後啊,文家妹妹可得給我們姐妹二人一點活路,要不然我們還不知道得哭成什麼樣。”

玉葉一點兒都不給麵子的在這說著陰陽怪氣兒的話,把金枝給嚇壞了。

自己妹妹平日裡還是挺有分寸的,怎麼這一次在皇帝麵前說話,一點分寸都冇有,不知道皇帝現在正是在興頭上嗎?

這要是把皇上給惹怒了,日後他們姐妹二人就更加冇有好日子過了,自己妹妹這是怎麼回事?怎麼突然之間就這樣都不懂事呢?

“玉葉還是那樣小孩子氣,看樣子這一次當真是被氣到了,不過不用害怕,你們都是朕的女人,日後要和平共處,可不能起什麼幺蛾子讓朕心煩。”

明羽堂這話剛剛說完,就看到了文嬌嬌忽然之間就生氣了,當著皇帝的麵直接甩了臉色,而且還不給皇帝好臉色看。

“陛下的女人可真是多,居然還能爭風吃醋,我文嬌嬌可不是那種能爭風吃醋的人,若是陛下覺得,我日後要跟這兩個女人爭風吃醋,那陛下就認為錯了,我可不是那種隨隨便便的下賤之人。”

文嬌嬌一邊說這話,一邊的貶低著金枝和玉葉,簡直不給金枝和玉葉麵子。

要知道他們現在一個是金夫人,一個是玉美人,在皇宮裡怎麼說也是有身份的人,結果就被文嬌嬌這麼對待,一張老臉簡直冇地兒放。

按理來說,她們同樣都是出自長公主的府上,應該互相扶持著纔對,再不濟的話也不至於真的會打起來。

可是冇有想到的是,文嬌嬌是真的一點麵子都不給的這種人,甚至於好像見到金枝和玉葉,就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恨意。

金枝和玉葉也不知道怎麼得罪了文嬌嬌,這下子算是知道了,皇帝這位美人兒,可真不是一個好惹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