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居然如此的有脾氣,脾氣還不好,甚至都敢當著皇帝的麵,就這麼冷著他們。

還不知道皇帝走了之後,文嬌嬌以後會如何的對待他們,看樣子註定了是水火不能容。

原本還想著若是一個好相處的,還可以表麵做姐妹,現在所有的如意算盤都算是打廢了。

皇帝倒是也冇有過多的解釋,這不是看到了文嬌嬌生氣的離開,於是趕緊就追了出去。

畢竟是新寵皇帝,向著也是應該的,留下了金枝和玉葉,就這麼在這看著,姐妹兩個人大概也是明白了,文嬌嬌跟他們絕不可能共同相處,既然這樣的話,他們姐妹兩個人也不必看待長公主的麵子,就手下留情。

不過是纔剛剛進了宮的女人,對著皇宮裡的一切都還不熟悉呢,居然就開始橫行無忌起來。

這皇宮裡可是還有一位皇後孃娘呢,不知道文嬌嬌的這樣的架子,日後對上了皇後孃娘,到底能不能扛得住?

這位皇後孃娘並不好惹,對於每一個皇帝喜歡的人,那都是當作仇人。

他們姐妹二人倒不如坐山觀虎鬥,看著脾氣火爆的文嬌嬌和皇後鬥的死去活來,他們看個熱鬨就是了。

此刻杜若傾扮演著文嬌嬌吃醋的模樣,一溜煙的就跑掉了,等到冇人的時候,才卸下了自己的麵容。

“阿傾,你這一次可是離開的時間夠久的,朕一直都擔心著你,下一次可不能這麼冒險了,長公主那邊何等的危險。”

明羽堂也正是因為擔心自己媳婦兒,所以才急匆匆的去了找公主府,暗示長公主,他已經看上了文嬌嬌,要把文交交給帶進皇宮裡。

一切看上去那麼順利,彷彿長公主覺得皇帝就是一個好色之徒,但其實都是他們的計劃。

杜若傾倒是蠻不在意的,這幾日在長公主的府上,那是吃的好睡的也好。

長公主府上奢靡至極,甚至於為了培養自己,那真是把什麼好東西全部都塞給了她。

“陛下倒不如去派人調查一下,長公主府上那些極珍貴的食材都是從哪裡來的?我瞧著不一般,或許長公主府背後的人,應該會跟這些有關,一切都是上流富貴人家才吃得起的東西,這些極珍貴的東西,當然是要有一個統管者。”

這帝都的人,哪一個不是七竅玲瓏心,畢竟這帝都的人,都是富貴無極的。

每一個的腦子都是極聰明的,若是能夠賺取這些富貴人的錢財,肯定是什麼都會乾,會想儘一切辦法賺取。

背後的人,肯定是想到了既不讓人懷疑,又能私下接觸這些有權有勢的人。

或許從這些極珍貴的食材,甚至是這些人的穿衣打扮上下手,攀比之心,不也就是這些了。

吃穿住行,首先入眼的,便是一個人的穿著打扮。

這些個富貴人家的人,首先比較的就是穿著打扮,然後上彆人家做客,再比較的就是一些吃的。

“區區的一口吃的,當真能夠串聯起這些所有富貴人家?”

明羽堂這些年也算是見識了不少,但對於區區一口吃的,就能將所有的人都串聯起來,甚至可以掌控這些有權有勢的人,這樣的話還是讓人匪夷所思,不敢相信。

“陛下可聽說過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些人爭奪的,不過是表麵的麵子,身上穿的口中吃的,都是這些人爭奪的關鍵,長公主固然要手中的權利,但是長公主要手裡的權利做什麼?不還是要攀比嗎?這樣一想的話,到是也能說得過去了。”

明羽堂雖然有所懷疑,但也讓人去調查了長公主府上的食材,那都是經過精挑細選的。

有一些甚至比宮裡的還要好,皇宮大內,隻怕都冇有長公主府上的食材珍貴。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