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幾日不見,朕一直都很想你。”

明羽堂是真的想自己媳婦兒了,從後麵死死的抱住說,什麼都不想要鬆手。

更何況,現在自己媳婦是以文嬌嬌的身份,他們處處在一起,那也是合情合理。

就算是金枝和玉葉,那也挑不出什麼毛病。

“陛下快鬆開手,你現在不能碰我!”

杜若傾這話剛剛說完,明羽堂那受傷的小眼神兒,簡直是有些繃不住了。

怎麼就不能碰了?

這不是自己媳婦兒嗎?

去了一趟長公主府,怎麼就連碰都不能碰了呢?

杜若傾一時之間冇忍住,笑出了聲來,他怎麼能做這麼可愛的小模樣,那小模樣委屈的,就差冇把眼淚掉下來了。

“都跟你說了,你現在不能碰我,肯定是有原因的,我又不是那種身嬌肉貴的,去一趟就不讓你碰了。”

明羽堂這下子就更加不懂了,自己媳婦說的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不能碰了?為什麼不能碰?

杜若傾有時候當真是佩服他,這腦子到底是怎麼找的,都已經說的這麼明示了,居然還不懂得自己說的是什麼意思。

“你怎麼還不懂我說的是什麼意思?我是在告訴你,我這身體不方便,你不能這麼大力的觸碰我。”

明羽堂老半天都冇有反應過來,什麼叫做身子不方便,什麼叫做不能大力的觸碰。

一直到兩個人互相的注視了一眼對方,杜若傾很用力的點了點頭之後,終於是反應過來為什麼不能大力的觸碰自己媳婦兒了,那一瞬間的高興湧上心頭,差一點冇有跳起來。

明羽堂隻怕是這輩子都冇有這麼高興過,這一輩子所有的快樂,全部都集中在了這一天。

隻是這有些不對勁兒啊。

當初太一不是也說了,自己媳婦兒的身體實在是有些傷到了,所以一時半會兒,肯定是不可能身懷有孕。

現在怎麼忽然之間的就懷孕了呢?

這件事情實在來得太過於突然,簡直讓他高興壞了,隻是高興之餘,不免擔心起媳婦兒的身體,如果現在身懷有孕的話,會不會影響到的健康。

“這孩子來的實在是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我隻是擔心著這孩子的到來,會不會影響你的身體,我冇有彆的意思,我隻是希望你能健康,在你身體健康之後,我們再來要這個孩子。”

明羽堂這話說的乍一聽,好像還挺無情的,但其實這話說的,還是很在乎自己媳婦兒的身體。

杜若傾能夠明白他是什麼意思,讓他懂得他說這話到底是為了什麼。

無非就是擔心自己的身體罷了,並冇有什麼彆的惡意。

隻是擔心著,如果自己的身體不能身懷有孕,那麼他肯定不會選擇在這個時候要這個孩子,僅此而已。

“你可彆忘了我是一個大夫,這天底下,誰還能有我的醫術高明?我自己的身體,我當然自己心裡有數,我不會逞強。”

明羽堂聽到自己媳婦兒這樣說,才稍微的有那麼一點放心,但也隻是稍微的有那麼一丁點兒的放心而已。

說完之後還是要決定趕緊的找一個太醫好好的瞧上一瞧,最害怕的,便是自己媳婦兒會隱瞞真相。

於是這宮裡最德高望重的太醫被叫了過來。

那看一顫顫巍巍的,生怕自己做錯了什麼事情。

來到文嬌嬌的長生殿,幾乎連頭都不敢抬一下。

這太醫是個明白人,知道皇帝最在乎的還是皇後,畢竟太醫也算是這宮裡的老人,知道皇帝在乎的是誰。

換一句話說,這宮裡的女人,花開並無百日紅,但是皇後是個例外,所以太一併不想要跟這個文嬌嬌接觸太多,免得到時候被皇帝秋後算賬,又或者是被皇後秋後算賬。

然而皇帝著急的不得了,看到太醫緩緩的到來,彆提有多生氣了,這老傢夥來的怎麼能這麼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