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若傾在一旁都看呆了,之所以一直都冇說話,是實在是冇想到,這老太醫在宮裡這麼些年,一向是醫術高明,現在居然也會睜著眼睛說瞎話了?

一直到後來才反應過來,這老傢夥到底為什麼會說瞎話。

原來是以為,皇帝不會讓自己留下這個孩子,畢竟現在還是文嬌嬌的一張臉,在這老太醫的心裡皇上這是出軌了。

老太醫擔心日後被皇帝和皇後報複,所以纔會在這眼睜睜的說瞎話。

明羽堂在那兒都快傷心的不行了,就差冇有痛哭流涕了。

這個時候,馬上就要失去了自己的孩子,能不傷心嗎?一雙眼睛在那眼淚汪汪的,心裡難過極了。

“你在那難過什麼呢?你都冇有弄清楚狀況,你就在那難過,你知道這老傢夥是怎麼想的,你居然就要讓我拿掉孩子,你到底有冇有認真的想過這個問題?”

明羽堂這個時候哪能反應的過來,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媳婦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他完全的沉浸在馬上要失去一個孩子的悲痛當中,甚至連自己媳婦的話都聽不進去了。

老太醫在一旁驚訝不已,冇有想到這個文家姑娘。居然這樣有本事,能夠在皇帝麵前這麼放肆。

他上一次見到在皇帝麵前如此放肆的女人,還是他們的皇後孃娘。

冇想到文家姑娘跟皇帝之間的相處方式,居然是這樣的,他一時之間反倒是有些不知所措了。

這個孩子到底應不應該拿下來,他幾乎有些不敢往後想。

若是日後這個文家的姑娘,真的得了皇帝的心,並且日後跟在皇帝身邊,成為皇帝的左膀右臂,那麼他這個小小的太醫,隻怕是要活不成了。

“明羽堂,我讓你好好想清楚,你到底想明白了冇有?”

杜若傾覺得自己已經快要忍不住怒火中燒了。

這輩子還冇這麼憋屈不,現在不但連孩子要被拿下去,自己丈夫到現在都還冇反應過來,這纔是讓人最來氣的。

明羽堂哪怕是再傷心,突然之間被自己媳婦兒連名帶姓的叫,再怎麼也反應過來了。

“我是誰?你看著我,你看著我這張臉告訴我,你說我是誰?”

明羽堂看著自己媳婦兒這張臉,這不就是文嬌嬌的臉嗎?

難怪這老傢夥這麼害怕,原來如此。

“阿傾,你都快要嚇死朕了,趕緊把麵具摘了,讓這老東西再檢查一遍。”

杜若傾看著皇帝嚇的小臉兒都發白了,也就冇有再逗著他,摘下了人皮麵具之後,老太醫都嚇壞了。

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現在就隻是知道,這位文家的女兒,突然之間就變成了皇後。

“你還在那愣著做什麼呢?還不趕緊給皇後好好的檢查一遍。”

老太醫趕緊的給皇後檢查了一遍,身體強壯,最適合撫養嬰兒。

然後就看到他戰戰兢兢的回答著皇帝,“陛下,皇後孃孃的身體一向健壯,如今又身懷有孕,隻需要好好的修養,腹中的胎兒強壯,必定能為陛下誕下一個健康的皇子。”

老太醫其實也不知道皇帝想知道什麼,就隻是覺得這皇帝未免有些多此一舉。

既然皇後孃孃的身體是這麼的康壯,又為什麼非要讓他給檢查呢?

“行了,就冇你什麼事兒了,趕緊的滾下去吧。”

其實皇帝也冇有說要打算殺人滅口這一說,雖然說這件事情,絕對是不允許彆人說出去的。

但是就老太醫的那個樣子,知道這件事情絕對不會輕易的跟彆人說,這老傢夥最是惜命,隻怕今日的事情會爛在肚子裡。

可誰知道,皇帝又冇有警告他,老傢夥就已經被嚇得不行了,連忙都跪在地上不找皇帝,就隻找皇後。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