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夫人一下子就有些愣住了,原本是想要威脅皇後,然後可以給自己女兒指派一門好的親事之後,若是女兒不同意的話,那麼就會告訴女兒,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皇後的主意,所以冇有辦法。

但冇有想到的是,現在自己的女兒已經聽見了方纔說的話,那麼就不能把鍋推到皇後的身上。

“鄂姬,你得聽母親說,母親做這一切,那也都是身不由己的,是你父親讓的,你父親是覺得,你現在的年紀越發的大了。”

明夫人現在又忽然之間的轉變了態度,又開始說是自己父親的主意,是自己的父親,覺得年紀大了,所以應該婚配了。

梅鄂姬忽然之間好像什麼都明白了,這麼多年,自己母親一直都扮演的什麼角色?

以前從來都冇有明白過來,一直都覺得父親是一個獨斷專行的人,從來都不為自己考慮,一門心思的,就隻是想要讓自己嫁入高門。

回過頭來想一想,一切就好像不是那麼回事兒了。

雖然自己父親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自己的父親,好像一直以來也都冇有太過於逼著自己。

反倒是母親,過來傳達的旨意,全都都是自己自己父親的旨意,但事實上,真的是這麼回事兒嗎?

“母親您知道嗎?這麼些年了,我一直都很心疼你,我覺得您這輩子太不容易了,被父親欺負成那個樣子,您冇有辦法反抗,所以,我纔會拚命的,想要變成父親想讓我成為的樣子。”

梅鄂姬一邊說一邊失望著,一雙眼睛通紅看著自己的母親。

人越是說到最後,纔會越是失望,就好像自己現在這個樣子,就隻會對自己的母親更加失望。

“可是到了今天,我才發現,原來所謂父親的命令,有可能並不是父親所期望的,也有可能是母親所期望的,對嗎?”

梅鄂姬看著自己的母親,一邊說這話的時候,一邊滿眼都是失望。

“你又知道些什麼你以為你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大事兒,現在就可以這樣指責自己的母親了,對嗎?我所做的這一切,又是為了誰?難道是為了我自己嗎?我這一輩子,從來都冇有為我自己而活過。”

明夫人忽然之間,被自己的女兒揭穿了假麵目,所以一時之間有些老恨,但同時,更多的是對自己的女兒當真是失望。

她覺得所做的一切,那也都是為了整個名家,所以現在被自己的女兒這樣說,這樣揭穿毫不留情,一時之間有些接受不了而已。

梅鄂姬從自己的母親冇有反駁,並且已經默認的時候,就知道,這一輩子隻怕是再也冇有母親了。

她母親從一開始就是利用了自己,原來,當年所謂的犧牲,也不過是母親以為的犧牲。

所以自己的父親,才能夠那樣的理直氣壯,並且從來都冇有認為自己做錯了,可以心安理得的享受。

那是因為自己的父親,從來都冇有要求過自己做這些事情。

一切都是母親在從中作梗導致,這個真像,讓她實在太過於難受。

“梅家如今能夠有今天,若不是我從容所致,你以為單單靠著你的父親,真的能夠發揚光大不成?你表哥現在是皇帝,讓你多跟你表哥接觸,那也是為了我們日後將來著想,可是你偏偏都不同意。”

明夫人現在也不裝了,倒是把心裡的話都說了出來。

就是想讓自己的女兒攀高枝兒,想讓自己的女兒能夠嫁給皇帝。

哪怕是不要臉,也應該要死皮賴臉的靠著皇帝纔對。

這樣的話,他們隻需要依靠著自己的女兒一個人,將來就可以享受無上的榮耀。

可誰知道自己的女兒不但不同意,甚至還極力的反抗,這才導致於計劃冇有辦法實行。

所以這又想出了彆的辦法,能夠為自己的女兒重新的找一個靠山,或許也是一件好事兒。

隻要自己的女兒能夠嫁入高門,那便是全家雞犬昇天的大好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