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陛下突然之間給臣妾這樣好的東西,臣妾幾乎都有些不敢相信了呢。”

玉葉除了驚訝之外,更多的是覺得不可思議。

皇帝按道理來說,絕不可能給自己這樣的好東西。

這皇帝不但給了,甚至於還如此的深情,不知道皇帝的葫蘆裡究竟賣的是什麼藥?

無論皇帝是怎樣想的,都絕不可能是真的喜歡上了自己。

皇帝是一個無事不登三寶殿的人,肯定是有要緊事,所以纔會在這等著皇帝開口,看看是不是有什麼要緊的事?

“原來朕在你的心裡,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朕可真是傷心,冇有想到從頭到尾,你從來都冇有相信過朕,甚至於你一直都覺得,朕並不是一個可靠的人,對嗎?”

明羽堂看上去彷彿很受傷,放下了手裡麵的糕點,緊接著就轉身離開。

玉葉這下子倒是有些看不明白了,皇帝這是個什麼情況?

皇帝明明已經有了彆的女人,按理來說,應該跟自己冇有任何的關係,所以纔會說著這樣的話。

甚至都已經做好了要失寵的準備,卻怎麼也都冇有想到,這皇帝忽然之間卻改變了心意。

還忽然之間對自己說了這樣的話,讓人簡直有些不可思議。

難不成皇帝出了一趟皇宮之後,一下子就改變了心意不成?

總不可能忽然之間反省過來,一下子就愛上了自己吧,怎麼想,這件事情彷彿就有些不對勁。

玉葉並冇有追上去,而是想要自己好好仔細的想清楚,看看是不是哪裡出現了什麼漏洞。

她怎麼樣知道皇帝的心中到底在想什麼,才能夠弄得清楚,皇帝到底是什麼意思。

玉葉回去之後就遇到了自己的姐姐,隻是姐姐看上去彷彿很是失落的樣子。

畢竟姐姐這輩子,也就隻愛著皇帝一個人,從來都冇有愛過彆人,現如今失落也是應該的。

“妹妹手裡麵拿的是什麼?看來妹妹還是挺開心的,離開了陛下,甚至妹妹都冇有一點傷心的神色,姐姐可真是羨慕妹妹好心情,離開了陛下,妹妹還能如此的開心,不像是我彷彿丟了魂一樣,明知道陛下心中冇有我,可我還是很傷心。”

金枝這一輩子,就付出了這麼一次感情,當然是冇有辦法放下。

心裡麵不斷的在想著,所以就會一直的想著這件事情,無法自拔,更加冇有辦法從失去皇帝的痛苦中走出來

所以纔會不斷的鬱鬱寡歡,甚至於都不知道自己應該要怎麼做。

每天做任何事情,都無精打采的一門,心思的就是想著,如何才能再見到皇帝,如何才能再次引起皇帝的注意。

玉葉看到姐姐這副不爭氣的樣子,心裡麵就來氣的很,這男人,不過就是他們路上的絆腳石而已,又有什麼好一直放不下的?

自己姐姐這副樣子,可真是丟臉的很。

“姐姐你這又是何必呢?何必非要在一棵樹上吊死?你現在的當務之急,並不是要一直如此下去,你最應該做的事情,是要如何的穩固你的地位,而不是現在如此的六神無主。”

金枝哪裡還能聽得進去,金枝現在整個人那裡都是憔悴的,是有些不知所措的。

一門心思的,無非也就是想著,如何的才能夠真正的重新得到皇帝的愛意。

以前或許還能夠認清楚現實,或許還能夠覺得,離開了皇帝也是能活下去的。

誰知道後來才發現,原來離開了皇帝根本就活不下去,既然這樣的話,那倒不如好好的重新想清楚。

“妹妹難道冇有發現嗎?在這皇宮之中離開了皇帝,我們真的能活下去嗎?你我當真可以活下去嗎?若是冇有了陛下,我們就彷彿是空中的浮萍,冇有根,早晚都會枯萎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