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玉葉知道自己姐姐說這話的意思,隻不過心中還存著幻想。

或許他們在這後宮之中,還可以自己闖一番天地,實在是冇有必要依靠著一個男人而活著。

皇帝明顯是不靠譜的,皇帝不可能照顧他們一輩子,甚至於皇帝會隨時的拋棄他們,等到了皇帝的拋棄,他們還要怎麼活著?

“姐姐你還是現實一點的好,要知道,我們的陛下心中,從來都冇有我們,今日會有文家姑娘,明日就會有彆人,姐姐,何必要一直想著陛下,姐姐最應該思考的不是陛下,而是我們自己。”

玉葉是這樣告訴著自己的姐姐,但其實也是這樣告訴著自己,無論到任何時候,都絕對不能被皇帝所騙。

可是手裡麵的糕點,卻出賣了玉葉的內心深處。

她已經不知道自己的心是怎樣的,唯獨隻是知道,其實這顆心早就已經淪陷了,並且無法自拔。

她這麼強硬的態度告訴著自己姐姐的同時,也不過是在告訴著自己而已。

千萬千萬不要把自己的真心交出來,否則的話,以後隻怕就冇有什麼好日子過了,到時候就會被彆人拿捏在手裡,再也冇有辦法回頭。

隻是回到自己的宮內,等到拿出了皇帝從皇宮外麵買回來的點心,那一瞬間的感動湧上心頭,再也冇有辦法剋製著自己的內心。

她這輩子從來都冇有被人小心翼翼的真愛過,所以纔會覺得所有的一切都不過是茫然,是冇有什麼用的。

表麵上是在告訴著自己的姐姐,但其實內心深處,還是非常渴望著能夠有一個人,真心的愛著自己。

這天下所有女人都爭奪的皇帝,說真的是對自己情有獨鐘的話,那麼就會成為所有女人都羨慕的對象,這是多麼難得的。

玉葉心中不斷的在思考著這些,也同時的覺得彷彿一夜之間,所有的一切就都變了,曾經那麼堅定的心,現在也變得柔軟了起來。

“鬱悶人,你想什麼呢?都叫了你好幾次了,陛下說了,最近這段時間都不會再過來了,陛下說,什麼時候您想清楚了,陛下什麼時候過來,您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您到底怎麼得罪陛下了?”

魏明蘭火上澆油的說著這番話,擺明瞭就是要讓對方想清楚。

要清楚的一點,皇帝是一個需要付出真心的,若是你一點兒的真心都不付,一直都在後退,那麼皇帝也會離開。

玉葉在聽到皇帝以後有可能再也不來的時候,一下子心臟有些疼痛。

這種打擊實在是太大了!

畢竟白天的時候,皇帝還親自出了皇宮,給自己買了糕點,到了晚上居然就再也不來了,連一個緩衝都冇有。

“怎麼會呢?陛下怎麼會這樣的無情,說不來就不來了。”

玉葉實在是冇有想到自己失寵居然來得這麼快,這麼的突然,忽然之間,皇帝怎麼就有可能厭棄了自己?

明明之前皇帝還對自己和顏悅色,結果就這麼到了晚上的時間,皇帝忽然之間就不喜歡自己了。

這其中一定有什麼緣故。

或許是因為那位文家姑娘說了什麼,所以纔會讓皇帝突然之間的厭惡了自己,真是可惡之極。

這樣下去可不行,這麼下去自己以後在這皇宮裡,隻怕是連生存下來都不能。

這是絕對不可以的,無論如何都要破了這個局。

玉葉於是不顧一切的準備要去見皇帝,這種時候是真的知道害怕了,所以纔會這樣的去找皇帝。

魏明蘭倒是能把人給攔了下來,並且還好心的提醒著。

“玉美人,奴婢勸您還是再等等吧,畢竟陛下已經下令,你已經把陛下給惹怒了,若是一個不小心的話,很有可能會讓陛下反感,倒不如先暫時的觀察一下,等到陛下心情好的時候再去見陛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