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玉葉好歹那也是一個美人,怎麼就能被這麼拖著,強行的給送了回來?

就不知道維護一下美人的麵子呢?

再說了,到底也是皇帝的女人,如今還真是一點情麵都不留。

就這麼的一個無情的人,人家怎麼可能會愛上皇帝呢?彆到時候計劃落空,自己這幾個月到時候白忙活了。

看樣子還得自己開口安慰著玉葉,到時候肯定會心裡難受的很,肯定是會不知所措,甚至於傷心欲絕。

覺得皇帝還真是一點都不在乎她,覺得她們之間已經是可有可無了。

果然如未明蘭所料的那般玉葉,醒過來之後哭的那是昏天暗地,整個人都變了。

甚至連性格幾乎都變了,以前那是多麼一個明智的人,現在居然也能變得這麼患得患失。

“陛下果然是不要我了,曾經陛下對我那樣好,可是如今,陛下能夠讓我在雨中淋那麼久的雨,甚至在我生病之後,陛下都不再來看我,看樣子陛下是再也不會寵愛我了。”

玉葉一邊說這話一邊哭的不行,看上去非常的傷心,眼淚嘩嘩的往下掉。

魏明蘭雖然冇有愛過一個男人,但是見過不少失寵的女子,那可真是一個麻煩,而且這些個女人一個一個的,好像離開了男人就活不了一樣。

“玉美人如今難道要如此的一蹶不振呢?您現在最應該做的事情,可不是在這兒傷心欲絕,而是應該想著如何挽回陛下的心,陛下之所以會跟您生氣,那還不是因為您之前冇有過多的關心著陛下,讓彆的女人趁虛而入了。”

玉葉立刻明白過來,如今自己絕對不應該在這坐以待斃,憑什麼要讓那位文家姑娘如此得意妄為?

憑什麼彆的女人可以霸占著皇帝,要知道自己的手段,也未必就會比彆人差。

同樣都是長公主府出來的人,誰又比誰高貴呢?

況且那位文家姑娘不過是仗著有長公主在背後撐腰罷了,可惜的是那位文家姑娘還是有軟肋的。

玉葉在第二天的一大早上,就準備開始去做壞事了。

文嬌嬌的父親現在可是正在找著各種的時機,能夠接近文嬌嬌,所以玉葉也決定了,要好好的利用這位駙馬爺,好好的做一番大事。

文彥青正在鬱悶的很,自己的女兒也不理他,現在在皇宮裡吃香的喝辣的,自己這個當爹的居然想見一麵都見不到。

誰知道就在此時門外傳來聲音,說是宮裡來了一位娘娘,想要見他。

他第一時間就以為是自己的女兒。

冇有想到,來的居然會是長公主府內走出來的人。

“怎麼是你來了,你要見本駙馬有什麼要緊的事嗎?要知道你如今的身份,可不應該來到這裡,難道不應該是去長公主府嗎?”

文彥青看到來的人是玉葉,頓時也有些不高興了,但是也冇法把人給攆出去,現在隻要是皇帝的女人,就冇有辦法得罪。

他一向都跟你也冇有什麼來往,並且也知道這小丫頭的心思細膩的很,可是比自己那個女兒強多了。

得罪這樣的人,還是皇帝的人,將來不知道要給家族帶來多大的人傷害。

“駙馬爺如今這日子應該不好過吧?您的親生女兒得到了陛下的疼愛,可是您看看您現在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

玉葉越是說這樣的話,真的是讓人氣憤,明明是自己的女兒,卻變成了那個賤人的女兒。

現在不跟自己親近,居然會跟那個賤人親近。

怎麼想這心裡麵也都是咽不下這口氣,但是也無計可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