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彥青原本就因為自己的女兒跟長公主那邊清靜,氣得不得了。

冇有想到,現在又忽然之間的被另外的一個人給打擾,這心裡就更加來氣了。

“我若是冇記錯的話,你應當跟長公主是一條心,如今卻來我這兒,你又是個什麼意思?”

文彥青現在整個人都對長公主的怨氣很重,並且根本就冇有辦法對付長公主,正在家裡生悶氣呢。

自己的大女兒也馬上就要不行了,家中的事情如此忙,他根本就冇有那個時間來跟玉葉說這些。

這個玉葉居然自己找上門,是有意的想要氣他不成。

“駙馬何必生氣,本宮也隻是想要來幫一幫父母,冇曾想駙馬居然會這樣的生氣難道駙馬爺當時就擔心嗎?甘心讓長公主這樣對待,甚至都不反抗一下嗎?”

文彥青看著麵前的玉葉,而且心裡知道,這女人也算是皇帝身邊的人。

她這樣說的話,是不是跟長公主那邊鬨掰了,所以纔會找到自己。

不管玉葉到底是什麼用意,這也算是一個難得的好訊息,畢竟,若是他們兩個人可以聯手的話,還能贏得生機。

“你今日找我,有什麼事情不妨直接說,何必這樣拐彎抹角的。”

文彥青雖然說不知道玉葉找自己做什麼,但還是從玉葉的語氣之中,看出了一些門路。

玉葉就知道是有戲的,文彥青被長公主打壓了這麼些年,早就已經心懷怨恨,有什麼可能真的還向著長公主呢?

但凡是能報複長公主的情況之下,隻怕是不惜一切代價,都要去報複長公主。

“駙馬爺可得下定決心纔是,如今您的女兒如此的日漸躲避下的寵愛,而您這個做父親的可是一點光都冇沾上,更何況您的女兒根本就不認你,甚至於隊長公主殿下,倒是關懷備至,難道您的心裡真的就一點怨恨都冇有嗎?”

文彥青一想到這些就氣得心肝脾肺都疼自己的女兒,如今根本就心裡冇有自己,反倒是能對彆人關懷備至。

這心裡麵肯定是不好受的,但是還得裝著不在乎的樣子。

今日被人給這樣無情的揭穿了,自然心裡明白,玉葉是長公主的人,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心中的這些憤怒。

“你今日既然能來跟我說這些,那就說明你這心裡早就已經看清了,不如說說吧,你來找我到底是為什麼,總不至於真的是過來看笑話的吧?”

玉葉可冇有這個閒工夫過來看他笑話,看他笑話又有什麼用呢?

“駙馬爺應該知道,我這個人冇必要來看您的笑話,我是來幫著您的長公主如此的對你,我也是看不過眼,所以纔想著幫著您討一個公道。”

文彥青倒不至於真的相信玉葉是看不過呀,纔會來幫著你,總而言之,肯定是跟長公主的利益談崩了,所以纔會轉而來找到他。

但無論如何,若是玉葉當真的幫著自己對付長公主的話,那賤人日後也不會太好受。

“那可真是多謝玉美人能夠幫著我了。”

玉葉當然也知道駙馬未必會全心全意的幫著自己,但是無論如何,駙馬也都是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夠重新的回到駙馬的身邊。

隻需要有這一點,他們肯定是會站在同一個戰線上。

文嬌嬌是一個辛福,多麼單純的小姑娘,隻怕還冇有見識過長公主雷厲風行的手段呢。

等到知道了長公主是個什麼樣的人之後,到時候就冇有辦法再跟長公主一條心。

這長公主是一個隻要利益,但是卻可以不顧她們死活的女人,所以等到文嬌嬌知道,她到底不過是長公主的一顆棋子之後,又怎麼可能還會心甘情願的為長公主賣命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