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趁著皇帝對文嬌嬌,甚至還冇有真正用心的時候,就直接的抓住皇帝的心,到時候還有文嬌嬌什麼事兒?

再說了,文嬌嬌這一輩子最大的敗筆,那就是有一個那樣的父親。

還有一個一心想要謀劃的長公主,所以文嬌嬌註定跟皇帝就不是一路人。

等到文嬌嬌真的跟皇帝有了另一個衝突之後,隻怕到時候文嬌嬌跟皇帝之間,就再也不可能了,等到那個時候,自己就冇有什麼好害怕的了。

“魏姑姑,你先下去吧,我有事情要跟妹妹單獨說。”

金枝有些神秘的讓魏明蘭先下去,然後才悄悄的跟自己的妹妹說道。

“我敢跟你說,你要抓點緊,我們女人後半生指望的能是什麼,當然是孩子,我可是聽說文小姐已經讓人悄悄的去準備了,甚至宮裡麵都會讓人準備一些安胎的藥,如果不是懷上孩子了,就是正在準備要孩子。”

玉葉根本就不相信文嬌嬌能懷上孩子,畢竟這纔多久的時間,怎麼可能懷孩子懷的那麼快?

所以肯定是想要一個孩子,然後提前準備著罷了。

這女人還真是有野心,纔剛剛進入皇宮冇有多久,就準備了想要一個孩子,簡直是癡人說夢。

“姐姐你說的對,我要抓緊時間的懷上陛下的孩子,這樣我們纔能有一個指望,隻要我懷上了孩子,我們將來的後半生還能有一個依靠,可不能讓彆人先占先機,到時候這皇宮裡,就真的冇有我的生存之路了。”

玉葉其實有這個想法之後,已經冇有料到,若是真的有了這樣的想法,真的想要一個孩子之後,剩下的可就冇有那麼輕鬆了。

就比如說冇有辦法跟背後之人合作,甚至,根本就冇有辦法幫著背後之人背叛皇帝,這顆心,就隻能依靠在皇帝的身上。

宸王夜景行如今還在那兒等著呢,等著玉葉能夠把佈防圖給偷出來。

到時候便可以策劃一場天衣無縫的叛變。

殊不知,玉葉已經掉進了皇帝的溫柔鄉裡。

明羽堂從玉葉那裡走出來之後,緊接著就來到了未央宮。

“接下來該你出馬了,畢竟她已經動心了,接下來就看你如何做,才能夠讓她徹底的淪陷。”

玉葉是一個需要靠著外界刺激,才能夠徹底的認清自己心的一個人,所以這樣的人,還是比較好糊弄的。

梅鄂姬一向最喜歡的那就是去對付人了,這種時候當然知道自己的用處是什麼。

對付玉葉那樣的人其實太簡單了,畢竟玉葉要的就隻是皇帝的恩寵,所以想要讓表哥發揮最大的功效,還是挺容易的。

梅鄂姬扮演著杜若傾,帶著一大批的人,就這麼浩浩蕩蕩的來到了玉葉的宮裡。

金枝和玉葉兩個人,此刻正在高高興興的說著話,冇有想到這位皇後孃娘突然之間就來了。

“不知道皇後孃娘駕到,有失原因,皇後孃娘來到臣妾這兒,是有什麼要緊的事嗎?”

玉葉一眼就看出了皇後來者不善,看樣子不知道是在哪裡氣到了,專門的來找自己算賬來的。

雖然說之前一直跟皇後也冇有什麼來往的地方,但是現在看到皇後氣成這個樣子,一時之間也冇有打算真的要跟皇後對著來。

說到底現在需要低調,而不是要跟皇後對著來。

誰知道這皇後的脾氣,居然是這樣的不好,還冇找說完話一巴掌就打了過來。

“小賤人,你不要以為陛下重新的寵愛你,你就當真能爬到本宮的前麵,本宮告訴你,本宮能讓陛下疏遠你一次,本宮就能讓陛下疏遠你第二次。

你不要以為,你能夠得到陛下的寵愛,你當真就是可以飛上枝頭變鳳凰,你永遠都不可能重新的飛上枝頭,你這輩子就隻能被本宮瞧不起。”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