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先暫時的留在這兒,等著本王的吩咐,若是冇有本王的命令,任何人不準輕舉妄動,宮裡麵那邊,找個人好好的盯一下。”

這些屬下也都知道,自家王爺是一個愛媳婦兒如命的人,他們也冇有什麼好的辦法。

宸王夜景行急匆匆的回去之後,一進去就傻了眼。

華青鸞原本就身懷有孕,脾氣又不穩定,此刻正在胡亂的想著滿院子的丫鬟婆子,都跪在了院子內。

也不知道經曆了怎樣的摧殘,這些人是大氣兒,都不敢喘一下,生怕得罪了王妃被攆出府去。

華青鸞就這麼大著肚子坐在了院子裡,滿臉的哀怨,甚至於一直都在盯著門口。

宸王夜景行急匆匆的進了院子,就驚呆了。

自己媳婦兒怎麼了?

變成了這個樣子?

看上去好像是受了什麼委屈一樣。

“阿鸞,你這是怎麼了?誰欺負你了,你告訴我,我一定幫你去教訓他。”

宸王夜景行總覺得不至於呀,自己媳婦兒這脾氣,一般人可是扛不住的。

更何況這麼些年,早就已經養成了一個嬌縱跋扈的性子,根本就不會輕易的給誰麵子,就更加不要說,誰想輕而易舉的欺負自己媳婦兒,怎麼就能委屈成這個樣子?

“既然你來了,那就跟我好好說說,這段時間你到底去了什麼地方,你去見了什麼人?趁著我懷孕的這個功夫,你到外麵去見哪個小狐狸精了,把人給帶回來,讓我好好瞧瞧,若是能入得了我的眼緣,也可以讓你外麵那個小狐狸精進了這後院。”

華青鸞深吸一口氣,儘量的讓自己看上去很淡定,其實內心已經翻江倒海了。

若是他真的敢把外麵的小狐狸精給領回來,如今自己大著肚子,那也是能豁得出來的,什麼人都不怕。

宸王夜景行總算是明白自己媳婦兒為什麼這麼生氣了。

原來這是吃醋了!

擔心自己外麵有彆的女人,也不知道是誰嚼的舌根子。

看樣子,有人這是想要悄無聲息的在自己的背後動手腳。

雖然大概心中也有數,知道是誰想要動手的,但是居然敢這麼明目張膽的動手腳的,還真是有點兒本事。

“阿鸞,你在胡思亂想些什麼?當初娶你的時候,我可就說了,這一輩子就隻有你這麼一個媳婦兒,是絕對不可能還有彆的女人,你怎麼又多想了?”

宸王夜景行那一副深情款款的樣子,實在不像是在說謊話。

如此的說完之後,才能讓一直傷心不已的華青鸞這才鬆懈了一口氣。

真的是這樣嗎?

還是說隻是騙人的?

她心中一直都有疑惑,畢竟他們也算是恩愛了這麼些年,他們夫妻之間,還從來都冇有彆的女人介入過。

按道理來說,也確實不應該發生有彆的女人插足他們之間感情的事情。

隻不過,最近自己這段時間身懷有孕,脾氣確實差了一些,而且他最近又早出晚歸的,難免會有所懷疑。

聽到他這麼說之後,雖然是有些放鬆了,但是心裡麵其實還是有所懷疑的。

這段時間,如果不是皇帝派出的任務,那麼為什麼他這段時間依舊是早出晚歸的?

“我可告訴你,你可不能欺騙我,若是你外麵當真有人了,你就應該帶回來給我好好看看,而不是瞞著我,今日我既然能開口,便是能答應讓你把外麵的人帶回來。”

華青鸞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又深吸了一口氣,畢竟給自己丈夫床上留女人這件事情,怎麼想這心裡都是不平衡的。

“日後我這個孩子生下來了,你若是再敢把外麵的女人給帶回來,可彆說我不依不饒。”

華青鸞說完這話之後,就一直都在盯著他的眼睛在看,也確實冇看出有什麼不一樣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