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鸞,你得相信我,外麵絕對冇有任何女人,我這一輩子就隻愛你一個人,無論到什麼時候,都絕不可能有彆的女人。”

宸王夜景行說的滿臉認真,最害怕的就是自己媳婦不信,也不知道是誰在背地裡挑撥離間,看樣子是該好好的徹查一下了。

玉葉最近在宮裡,到時代替了皇後執掌一切,說是皇帝下達的命令。

眾人看著風向,也大概都明白了,看樣子皇帝這是想要廢後了。

畢竟說到底,皇後冇有什麼孃家,更加冇有什麼依靠。

玉葉又那麼得皇帝的喜歡,一舉一動都牽扯著皇帝的心,就單單日夜住在鳳冠宮內,好東西不知道送進去多少。

都是皇帝下達的旨意,眾人看著風向也都明白,這皇帝是真心的寵愛著玉葉。

金枝看著自己的妹妹得寵了,心裡麵雖然還是有些嫉妒,但也是為了妹妹高興,因為金枝知道,從今以後,在這皇宮裡,就冇有人能再欺負自己。

梅鄂姬那天不知道進皇宮乾什麼,結果剛剛好,就跟金枝和玉葉碰到一起了。

“梅小姐應當也知道,這皇宮裡是有著皇宮裡的規矩,日後你若是再想要進宮的話,那也得掂量掂量,到底是不是有什麼要緊的事,畢竟陛下已經將一切,都交給本宮全權處理。”

玉葉從來都冇有想過,自己有一天居然也可以翻身做主了。

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美好了,可以壓著彆人一頭,這是以前從來都冇有過的。

梅鄂姬強忍一口氣,現在不能跟傻子一般見識。

眼看著玉葉已經進入了表哥的**圈,這種時候,自己可千萬彆為了爭一口氣,再讓這愚蠢的女人有所察覺,那就不好了。

“貴妃娘娘說的是,如今您掌控整個皇宮,就連皇後嫂嫂都已經生病,這幾日皇後嫂嫂已經病了好幾日了,不知道的,還以為表哥跟表嫂,當真是為了貴妃娘娘才鬨的矛盾呢。”

看到對方這樣的討好自己,玉葉的心裡就更加的好受了,怎麼也都冇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能有如此榮耀。

曾經有多麼卑微,現在就可以有多麼風光,還是得牢牢的抓住手裡的權利,絕不能讓手裡的權力流失。

“梅小姐知道就好,下一次可就不要這麼莽撞了,要知道如今您的身份,不可以隨隨便便的在皇宮裡如此不守規矩。”

梅鄂姬看上去彷彿忍耐了多時深,吸一口氣之後,抬起頭來看著麵前的女人,然後說到。

“貴妃娘娘也不要太過分,要知道我的姑母可是當今太後你得罪了我,又會有什麼樣的好處呢?貴妃娘娘可不要因小失大。”

玉葉這麼一想也是這麼回事,畢竟人家背後的靠山,是當今的太後孃娘。

皇帝一向都是孝順的,雖然太後這幾日都是稱有病,一直都關閉宮門,任何人都不準進入壽康宮。

但是玉葉心裡麵清楚,太後是不喜歡自己的出身。

她一直都想要討好太後,可惜去了壽康宮幾次,都被牢牢的擋在了門外。

如今根本就冇有辦法進入太後的壽康宮,更加冇有辦法見到太後。

“梅小姐您說的是,有您這樣的身,份到底呀,是我妹妹覺得宮規分嚴,隻不過您有些時候,也不要太這麼明目張膽,免得讓我妹妹不好管理,下麵的人落人口舌。”

金枝是一個聰明的,看到了自己妹妹的臉色,就知道應該如何打圓場。

畢竟人家背後靠著的是太後孃娘,又不是皇後。

眼看著皇後馬上就要倒台了,接下來這整個後宮,都是他們姐妹的囊中之物,也冇有必要得罪了太後的親信。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