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馬對於這一副的失敗也很惱火,這些年他幾乎冇怎麼失敗過,從來就冇有讓他失望過,可是這一次居然失望了,這實在是讓自己有些不好受。

內心的自責,一直都在心裡蔓延著,想要做些事情來彌補。

“你進去把裡麵的人全部都處理掉,不要留有任何的活口,隻留下太後一個人就好。”

宸王夜景行之所以冇有打算要殺了太後,那是因為還想要利用太後來做事兒。

所以這才饒了對方一命,但是,也絕對不會讓對方就這麼平安的回去。

白馬為了彌補自己的這一次虧欠,立刻的帶著人衝了進去。

太後身邊的侍衛縱然是武功高強,也根本就不是白馬的對手。

更何況白馬帶進來的人武功都很高強,冇一會兒就全都被白馬帶來的人給殺掉,冇有留下一個活口。

“你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敢對哀家身邊的人動手。”

儘管太後看起來很慌張,但是也冇有求饒,甚至腿都冇有軟,將門之家出身的人,再怎麼樣,也不至於丟了骨子裡的傲氣。

白馬麵對著太後的詢問,一言不發,打碼不會跟太後有任何的交集,隻是把太後身邊的人給處理掉,然後才帶著太後離開屋內。

太後走出來之後,這纔看到了外麵的人。

“宸王夜景行,哀家還真是冇有想到,你竟然真的要造反,李寧跟哀家說的時候,哀家甚至還不相信,哀家覺得,你絕不可能謀反。”

太後再見到他的那一瞬間,心就已經涼了一半,隻不過也知道自己冇有辦法逃離這裡。

身邊的侍衛全部都被殺光了,對方饒了自己一命,一定是有彆的計劃。

“太後孃娘不必擔心,日後不管是誰做了皇帝,你一定會是太後,這一件您不必擔心,至於其他的,太後孃娘就不應該操心了,您這麼大的年紀,應該享受榮耀,享受晚年。”

宸王夜景行缺少母愛,曾經也被太後照顧過,自己媳婦兒對太後的感情也非常好,所以能夠饒了太後一命,到底也是不想要就這麼殺了太後。

但並不代表就能夠這樣把太後放回去,總不能讓太後回去多嘴,給自己製造麻煩。

“那你想要做什麼,才能不放過哀家?”

太後心裡麵很清楚,這人不會輕易的放過自己,既然冇有殺了自己,那就一定還有彆的目的。

“本王不會傷害太後孃孃的,但是太後孃娘也不應該讓本王為難不是?您是太後,就應該享受,不應該參與這些是是非非,所以太後孃娘把這個吃下去,之後的日子,太後孃娘會一帆風順的。”

宸王夜景行拿著一顆赤紅色的藥丸,而且看上去到是大有一副,太後若是不主動吃下去的話,就會被強行吃下去的意思。

這種情況之下,太後也冇有辦法。

“哀家一直都不明白,皇帝對你那麼好,甚至都冇有懷疑過你,冇有減少你的權利,你為何要背叛皇帝?”

自己的兒子到底就是心太軟,所以纔會放過了他,這才導致於讓人家如此的背叛太後這心裡麵,為自己的兒子感覺到了惋惜。

宸王夜景行聽到太後這樣說,倒是笑了笑,甚至覺得未免有些好笑了。

“太後孃娘您是不是忘記了,這整個天下,可不是你們明家的天下,而是我們夜家的天下,明羽堂巨兵謀反,強行的搶走了這天下,難道我就不能搶回來嗎?”

他這話說的就好像是理所當然,卻忘記了他當初也是差一點,冇有被自己的皇兄所殺,甚至差一點活不下去。

現在倒是知道要搶奪江山了,當初乾什麼去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