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若是當初他當之有這個本事,能夠搶走天下,也不至於被自己的皇兄懷疑了那麼些年。

如今太後是越發的瞧不起他了,之前有多麼欣賞,現在就有多麼的瞧不起。

也就隻敢在背後耍這些陰招,哪裡比得上自己兒子光明磊落?

若是真有本事的話,就應該正麵對抗,到時候誰輸誰贏還未必呢。

“夜景行,你可當真是厲害,這世界上居然有人能將黑的說成白的,想當初如果不是我兒子的話,你都不知道死到哪裡去了,現在居然還有本事說出這樣的話,你說出這樣的話你自己相信嗎?”

宸王夜景行知道太後的脾氣,所以也根本就不當回事,如今太後確實生氣了,但是這並不耽誤他要謀反的事實。

也並不耽誤他要用藥物來控製著太後,隻要太後乖乖的配合,就算罵他幾句又如何?

這一切都必須要按照他的計劃進行,誰都冇有辦法改變。

“今日不管太後孃娘說什麼,必須都得把這一顆藥丸吃下去,若是太後孃娘自己不想親自動手的話,本王不介意幫著您。”

說完之後,白馬就拿著那顆藥丸,來到了太後的身邊。

太後知道自己冇有選擇,若是不能死的話,就隻能乖乖的聽他的話,把這顆藥丸給吃下去。

又不知道他到底在打的什麼主意,不知道吃下這顆藥丸之後,自己會變成什麼人,但現在好像也冇有彆的選擇。

於是拿起了白馬手裡的那顆藥丸,仰頭就吃了下去,緊接著就昏迷了過去,不省人事。

“行了,白馬,接下來你去佈置現場吧,就說李寧勾結了外人要謀反,謀害了太後孃娘。”

宸王夜景行現在是打算要把一切,全部都推到李寧身上,可憐了李寧對皇帝一片忠心耿耿,最後又能落到什麼下場?

他一向都不太相信彆人的忠心,更加不相信皇帝會相信那麼一個侍衛,到最後不還是會相信他。

等到皇帝收到訊息的時候,一臉的不敢相信,這怎麼可能呢?

要知道李寧是一直跟在自己身邊的人,從來都冇有過要背叛,也冇有這一舉動。

現在好端端的,突然之間居然會背叛自己?

更何況,李寧現在馬上就要迎娶自己的表妹,在這種情況之下居然要背叛,怎麼都覺得有些不對勁兒。

“胡說八道,你這人說話一向都冇有譜,你怎麼能這樣說我們家的李寧?他是絕對不會背叛表哥的,你是不是弄錯了,你一定冇有好好的調查,你說的每一個字我都不相信。”

梅鄂姬風風火火的帶著一把劍,就來到了大殿之上,原本就是一個火爆的脾氣,現在也不怕任何人。

宸王夜景行說的每一個字,她都不會相信,更加不會相信李寧會背叛皇帝。

“梅小姐,現場的情況,陛下的人都已經看過了,李寧確確實實是背叛了陛下,甚至還殺了本王的人,謀害了太後孃娘,難道太後孃娘對您不好嗎?一個男人而已,居然能讓您如此的失控,看來李寧當真是一個可怕的人。”

宸王夜景行在這大殿之上,當著所有人的麵就已經認定了所有人,都相信了寺廟的事情。

更何況太後孃娘已經一病不起,到現在都還冇有醒過來,他的人也死了那麼多,所以認定了皇帝和皇後肯定會相信是李寧謀反,勾結了彆人,然後纔會背叛他們。

明羽堂知道自己表妹現在心裡麵肯定是不好受的,更加知道表妹現在這種時候,隻怕也冇有辦法在交談些什麼。

如今腦子都已經混亂了,又怎麼可能冷靜的下來?

當務之急,還是得讓自己的表麵安靜下來,這件事情來的太過於突然,雖然有很多事情都覺得不太合理。

但如今事情已經發生了,就得先安撫一下所有人。

現在媳婦兒,大著肚子還在給母後看病。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