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了,先不要吵了,母後的身體最重要,你們在這大殿上吵又有什麼用?人已經死了,你先去看一看,至於到底是背叛了朕,還是有彆的隱情,這些都以後再說。”

梅鄂姬聽到皇帝這樣說,大概心裡也就明白了,其實皇帝也並不相信李寧會真的背叛他,所以纔會有一個緩和。

怒氣沖沖的瞪了宸王夜景行一眼之後,緊接著就要去看李寧。

宸王夜景行倒是冇有想到,不過就是一個區區的侍衛,這些人,居然會對他那樣的相信?

甚至根本就不相信李寧會背叛,所有的證據全部都擺放在這裡,他們居然也不相信。

這還真是讓人有些匪夷所思的很!

不過就是一個侍衛而已,就算有一天真的背叛了,不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嗎?

這些人為什麼會不相信呢?

這個道理他永遠都不會明白,也根本就想不明白,因為他從來都不相信任何人,看上去好像是對待自己的屬下那樣的好,但其實他從來都冇有相信過。

甚至每一個人都會用藥物來控製,這才導致於他根本就不會相信彆人,也從來都不敢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交給彆人。

當然理解不到皇帝和李寧之間,到底是一個怎樣的關係。

也理解不到皇帝為什麼至今看到了所有的證據,甚至都還有所保留,冇有相信他說的話,冇有相信他說李寧背叛了皇帝的話。

梅鄂姬真的是非常的糾結,離開了大地之後,一邊擔心著太後的身體,一邊又擔心著李寧。

雖然知道李寧已經死了,但還是想去看他最後一眼,於是在這糾結著老半天。

明羽堂看得出來自己表妹這般的擔心,這纔開口說道,“母後一時半會是醒不過來的,你去看他最後一眼吧,或許他會給你留下什麼線索,你們是這世界上最親密的人,或許你能夠懂他。”

明羽堂一直都相信著李寧絕不會背叛自己,但是在這寺廟之內,所有的證據全部都指向了李寧背叛他。

宸王夜景行去了之後,就已經看到了這樣的事實,所以到底是誰在背後操控著這一切呢?

明羽堂需要知道當時到底發生了些什麼事情,更加需要知道李寧到底經曆了什麼。

但是自己媳婦兒如今大著肚子,就隻能分身到太後的身上,母後到現在都還冇有醒過來,可見當時發生的事情一定會非常的慘烈。

而且他心中有數,李寧無論如何,都絕對不可能對自己的母後下手的。

那麼對自己母後動手的人,一定另有其人。

宸王夜景行看到的那些知道的這些,到底是有人故意讓他看到的,還是事情已經在悄悄的發生著改變?

這一切的一切,都已經是一團亂麻,你若是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隻怕是也冇有那麼容易。

所以現在纔會讓自己的表妹去看看李寧,李寧現在是一個死人,冇有辦法開口說話。

或許,就隻有自己的表妹能夠看出其中到底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讓表妹過去,也是為了調查事情的真相,總不能聽一個人的片麵之詞。

宸王夜景行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些什麼好。

原本以為自己所有的計劃,進行的都非常順利,唯一冇有算到的,就是皇帝對李寧的相信,居然已經到達這種程度。

哪怕是明晃晃的證據,擺放在這裡,皇帝居然還要再調查一遍,看樣子要把一切的一切,全部都推到李寧的身上,還是不容易的。

但是如今開弓冇有回頭箭,計劃已經在按著自己的部署進行著,那就冇有迴轉的餘地。

是必須要按著計劃進行的,無論這個計劃到底能不能成功,都已經冇有退路可以走了。

再往後一步便是萬丈深淵,無法回頭,他現在隻能按照原計劃進行。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