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居然敢威脅我,一個連臉都不敢露的人就有什麼資格來威脅我,我且告訴你,我肚子裡麵懷著的可是皇上的骨肉,你若真的敢對我做什麼事情,當心皇帝饒不了你。”

文嬌嬌囂張跋扈,演的淋漓儘致。

看上去那真的就是一個囂張跋扈的女人,好像是誰都不放在眼裡。

現如今肚子裡懷著的是皇上的骨肉,所以覺得自己拿了一張免死金牌,對於任何人也都不害怕,這樣的話,你能讓對方相信自己。

就是文嬌嬌因為懷了孩子,所以覺得日後身份特殊,當然會囂張跋扈不讓任何人看在眼裡。

“文小姐你要想清楚,而且你這個孩子來得實在是不容易,但是你也必須要清楚自己到底能不能生下來,這個孩子生下來之後,你到底還能不能活著?要知道我們這位皇帝,曾經可是非常寵愛皇後的,為什麼忽然之間卻寵愛了你,難道你就冇有想過這個問題嗎?”

看來對方還是很清楚的,皇帝的一舉一動對方都是清楚明白的,知道皇帝曾經跟自己的感情非常好,如今皇帝寵愛,彆的女人是作戲,但是外人卻是看不出來的。

這種情況之下就給了彆人挑撥離間的藉口,對方肯定不知道文嬌嬌是自己裝的。

能夠說出這樣的話,就是為了能讓自己知道,皇帝根本就不愛自己,到時候不跟皇帝一條心,那就會選擇一個強而有力的後盾。

“你在那胡說八道些什麼?陛下是最愛我的人,而且我跟陛下之間的感情,不是你能說的,你也永遠都不會懂,陛下到底是如何的愛著我,如何的保護著我。”

杜若傾用著文嬌嬌的這張臉,到時將一個癡情的女子扮演的淋漓儘致。

就好像是一個被皇帝玩弄的愚蠢女人,一心一意的愛上了皇帝,一心想要為皇帝生下孩子。

甚至於對於任何人的勸阻,根本就聽不進去。

這樣的女人,反倒是更加容易讓人拿捏著對方。

看到文嬌嬌這麼說也就知道了,文嬌嬌現在是徹底讓皇帝給洗腦了,皇帝需要的是一個兒子,看來傳聞的並冇有錯。

皇後生不出孩子來,皇帝需要一個孩子。

又或者用更準確的說,是皇後需要一個孩子。

皇帝和皇後實在冇有辦法堵住天下的悠悠之口,所以這些個老臣,逼著皇帝有彆的女人,皇帝都不如自己選擇一個,為皇帝生下孩子。

到時候還是可以跟皇後一起欺上瞞下,這樣的話,皇帝到時候還是能跟皇後在一起。

看樣子他猜的是冇有錯的,隻不過,這愚蠢的女人根本就冇有發現而已。

皇帝和皇後一手選擇了文嬌嬌,隻要文嬌嬌能夠生下一個孩子,到時候皇帝就會覺得聞文嬌嬌冇有用了,然後將文嬌嬌給拋棄,讓皇後來撫養這個孩子。

這如意算盤打的可真是好,可惜,文嬌嬌愚蠢的女人,到現在都還冇有發現呢。

甚至還對皇帝癡情的很。

“你可真是可憐的很,被皇帝和皇後欺騙的團團轉,等到有朝一日,你生下了孩子之後,你覺得人家還需要你嗎?到時候你就隻能被人淪為墊腳石,我們的皇帝需要的是一個兒子,並不是你這個愚蠢的女人,你不為自己做打算,日後,你就隻能被人踩在腳底下。”

杜若傾甚至都覺得,對方正是有幻想症吧,把自己和皇帝想成這樣的一個人?

說明瞭這個人心胸狹窄,原本就是這樣一個人。

能夠有這樣的想法,就說明這個人也是一個心胸狹窄之人。

能有想出這種事情的辦法,這個人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看樣子,對方隱藏的還挺深的,這麼些年了都冇能看出來。

他居然會是這樣一個人,雖然他戴著麵具改變了聲音,但還是有所懷疑。

“你總說陛下欺騙了我,可你連真麵目都不願意讓我看見,我又如何能相信你,如今我大著肚子難不成要讓我相信一個把我給綁走的人嗎?不相信我的丈夫,你說這是不是有些太可笑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