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謝你的讚美,我這個人做事一向認真,隻要我認準的事情,我就絕對不可能放棄,你殺了我最愛的人,我當然也要拿你最愛的人來出氣。”

這纔是梅鄂姬真正的目的其目的,不是要殺了白馬,而是要找出白馬那個在乎的人。

把這背後的人找出來,才能夠真正解決一切。

緊接著白馬的思緒開始混亂了起來,已經控製不住自己的思想。

甚至於大腦之中一片空白,上一句話說的是什麼,很快就忘記了。

“其實我也挺羨慕你這樣的人生能夠有一個所愛之人,能夠一直的守著一直的看著都不像我,如今再也冇有人能守護在我身邊了。”

白馬聽到這番話,一時之間感觸很深,眼中流著淚。

也許隻有在白馬不清醒的時候,纔會真正的釋放自己的感情,纔會真正的將自己的那點兒小心思說出口。

“你還羨慕我,我有什麼好呢?愛而不得,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所愛之人,心中有的從來都不是你,甚至能夠把你放在很高的位置上,卻也能把你放在很危險的地方,一切都是為了所愛之人。”

白馬說的比較傷心,這一輩子如果不是因為中了藥,隻怕是絕不可能把自己的感情說出口。

更加不會跟任何人,說起自己喜歡的人是誰。

“那他可真的是很過分,難道這樣你都能忍嗎?”

梅鄂姬假裝為白馬打抱不平,看上去一心一意的為了白馬著想。

“我是絕不會愛上這樣的男人,既然心中有了所愛之人,又為什麼要來撩撥你這種人真是可惡,你還是不要愛他了,他不值得你如此對待,你應該找一個更好的人,然後可以共度一生,而不是喜歡這麼一個利用你的人。”

白馬聽到有人在說自己心上人不好,立刻就搖了搖頭。

她這一輩子都是愛的,又怎麼可能忍受得了,彆人說自己心上人不好呢?

喜歡了這麼多年,就算您知道對方是利用自己,那也是心甘情願的。

也是不願意讓彆人說自己心上人不好的。

“不許你這樣說我家王爺,他一直都是個很好的人,當初如果不是他救了我的話,我現在早就已經被賣身青樓甚至可能連活都活不下去,是他救了我,是我不知身份,甚至悄悄的愛上了他,一切都是我的不對,他對他妻子很好的,如今王妃娘娘身懷有孕,他不曾背叛王妃娘孃的。”

梅鄂姬終於是在白馬的口中聽到了一句真話,原來果然是他。

自己從一開始懷疑的就冇有錯,你從第一眼懷疑的人,那麼就不要改變你的思想,這個人絕對有問題。

“你可終於說出他是誰了,為了套你這句話,你真是讓我用了太多的精力,好在皇天不負有心人,我也該回去跟我表哥覆命了,你的王爺不會長壽的,會跟你一樣下地獄黃泉。”

梅鄂姬說完了之後就不再理會著白馬,反倒是轉身直接離開,急匆匆的進了皇宮。

明羽堂現在正在皇宮的未央宮陪著自己媳婦兒,無論如何,都要讓自己的媳婦好好的安胎,這段時間就不要再操勞了。

杜若傾卻擔心著太後的身體,每天還是要偷偷的溜進壽康宮。

畢竟那些太醫也隻是會穩固,甚至解藥都配不出來,一切都還需要自己,隻是不能著急。

太後如今身體征兆都是正常的,暫時冇有性命的危險,隻是解藥非常難配,需要耗費一定的精力,需要不斷的試驗,才能得到解藥。

“是宸王夜景行!”

梅鄂姬一路快馬加鞭地進了宮,然後趕緊的把這個訊息告訴了明羽堂。

明羽堂此刻正在禦書房,結果就被忽然之間闖進來的梅鄂姬嚇了一跳。

頭髮都有些散落下來,一雙眼睛通紅,一看就是熬了好幾個通宵,為了能得到這個訊息,隻怕不知道暗地裡付出了多少代價。

“白馬招供了,就是他,一切都是他在暗地裡做的手腳,我們現在當務之急,是要趕緊把他抓起來去,晚了人就跑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