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今日怎麼有空來看望我,我也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好,我這大著肚子也就冇有過去安慰你,你反倒是過來看望我,這可不像是你的作風。”

梅鄂姬跟誰都不含蓄,這也是大家眾所周知的一個性格。

一旦來找畢竟是有事兒,冇事的話絕對不會輕易的走動。

“單純的就是想來看看你的肚子而已,聽說你馬上就要生了,我也是想來瞧瞧。”

華青鸞雖然不知道對方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但還是警惕了起來,如今他們的位置,絕不容許有一絲一毫的錯誤。

任何人輕易接近,都會覺得有所懷疑。

更何況還是在這種時候!

雖然他們彼此互相聯絡的人,還有皇後孃娘,但是他們彼此之間是並不瞭解的。

“誰告訴你,我就一定會生一個兒子,我倒是希望是一個女兒,女兒貼心一些。”

華青鸞是喜歡女兒的,並不喜歡兒子,生一個兒子又有什麼好處?

你不但要擔心節律的培養著你,甚至還要為他的前途而操心。

“曾幾何時,我也有想過,若是有朝一日,我結了婚,我跟他會生男孩還是會生女孩?冇有想到,到頭來我們還是有緣無份。”

華青鸞聽著這話都難免有些傷感,他們確實是被外界看好的一對兒金童玉女。

然而冇有想到,李寧會忽然之間背叛皇帝,現在整個帝都都已經傳出來了。

“我們誰都冇有想到,他會忽然之間做這樣的事,背叛皇帝的罪名他難道不知道嗎?怎麼會忽然之間做這種的事情。”

梅鄂姬也隻是淡淡的笑了笑,並冇有說話,李寧到底有冇有背叛?早晚都會有一個結果,不著急在這一朝一夕。

但是,宸王夜景行有問題這件事情,已經是板上釘釘,無從抵賴。

並且看錶哥和表嫂的態度,應該也是懷疑他的。

否則的話,是絕對不會讓自己過來動她一下的。

“梅小姐怎麼來了?也不說通知本王一聲,說起來本王之前想要幫你,你都不肯答應,現在又來到我的府上,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想要蓄意報複你。”

宸王夜景行忽然之間的回來了,而且好像是提前得知了訊息一樣。

眼神中帶著一股子憤怒,又或者說是警告。

梅鄂姬倒是不害怕什麼警告也好,憤怒也好,都無所謂,到瞭如今這個時候,自己還有什麼好害怕的呢?

隨著李寧死了之後,也該讓對方知道知道,什麼叫做害怕,什麼叫做惶恐。

“宸王殿下,我跟阿鸞也算是難得一見投緣的好朋友,如今她馬上就要生了,我作為好朋友過來看一看,難道還需要提前告知於你嗎?”

梅鄂姬緩緩的站起身來一點也冇有害怕,一邊說這話的時候還一邊麵帶微笑。

宸王夜景行這時候倒是知道害怕了,把自己的媳婦兒,直接的就給帶到了自己的身邊。

全身都在警惕著,天知道這女人要是瘋起來能做些什麼。

華青鸞不知道自己的丈夫這是怎麼了,怎麼忽然之間的,就變得這樣警惕了起來?

以前也冇有過這麼警惕,現在這又是個什麼情況?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