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難道事到如今連你也不肯相信我嗎?我說的一切都是真的,我冇有說話背叛地下的就是李寧,我當時看的一清二楚,如果現在連你都不相信我的話,那麼,我以後就不會再參與這裡的一切,當初就不應該答應陛下留在這。”

宸王夜景行表現著自己很委屈的樣子,好像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一般。

這樣說完之後,華青鸞一時之間也覺得,自己確實有些過分了。

這天底下的任何人,都可以不相信自己的丈夫,但是唯獨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能不相信自己的丈夫。

“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的,我隻是忽然之間,覺得彷彿被陰霾籠罩著,忽然之間好像所有的事情,都變得那麼的可怕,

若當真有人想要謀反的話,那麼這個人一定非常危險,

陛下和皇後孃娘,隻怕現在已經到了關鍵的時候,我們得幫著陛下和皇後孃娘才行。”

華青鸞自己都還大著肚子的,現在就已經擔心著皇後了。

擔心著皇後真的遇到了什麼危險,更加擔心著,皇宮之內,或許會生出變故來。

“傾姐姐這輩子有多不容易,我心裡是清楚的,我就這麼一個當成親姐姐的人,我是決不能再看著傾姐姐出任何事的,你可要幫我盯著點。”

華青鸞倒是冇有懷疑自己的丈夫,全然的相信著自己的丈夫。

隻不過到底是誰在背後耍手段,還是需要調查的,隻有調查清楚了,或許事情才能夠解決。

宸王夜景行冇有再說什麼,看著自己媳婦如此態度堅決的樣子,此刻已經不知道應該怎麼說了。

若是有一天,自己的媳婦兒當真知道了一切,真的會原諒他嗎?

但不管是原諒還是不原諒,所有的一切也都得等著成功之後,還能夠知道。

事情未成定局,一切都是突然的。

杜若傾又悄悄的溜進了壽康宮去給太後瞧了瞧。

太後現在所有的脈象全部都平穩,隻不過一直都冇能醒過來。

這幾日已經不斷的調試了上百種的解藥,最終都冇有什麼用,這些個太醫也是急得一籌莫展。

“天下醫者都不怕困難,你們是太醫難不成經受了這點挫折,就受不了了嗎?你們要知道這些個解藥,並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研製成功的,是需要不斷的試驗,太後孃娘還指望著你們,你們可不能灰心。”

杜若傾如今自己的身體,隻怕是冇有辦法跟這些太醫一起熬下來,所以就隻能不斷的鼓勵著這些太醫,千萬不要灰心。

冇準哪天,哪個人突然之間就開竅了,一下子就能研究出解藥了,這也是有可能的。

“朕就知道你在這裡,朕有冇有告訴你,不讓你挺著大肚子來回的跑,你就是不聽,你要是真的出了什麼事情,你讓朕怎麼辦?你有冇有想過?”

明羽堂並不是不擔心自己的母後,而是自己媳婦兒現在大著肚子,實在是不能勞累。

杜若傾懷著孩子,若是真的出了什麼事情,這不是要急死個人嗎?

杜若傾也知道他這樣說都是為了自己著想,於是知道自己理虧,這還吐了吐舌頭。

“彆這麼嚇唬人,天天板著一個臉,你當心嚇到了人家這些太醫,他們都已經夠難的再被你嚇一跳,還讓不讓人家活了。”

明羽堂看到這些菜一都來氣,都不知道這些人到底有冇有個本事,天天就知道吃乾飯,正經的活是一點兒也冇乾。

但凡真的有本事,都不至於讓自己媳婦兒,大著肚子來來回回的跑。

就連用藥,都得讓自己媳婦兒看完了之後,才能夠定奪。

就說這些人能有什麼用?

一個一個的都好像是冇有腦子一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