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帝一旦發起怒來,那也是很嚇人的。

一個皇帝,最不能容忍的便是背叛自己,背叛了皇帝,皇帝又怎麼可能會輕而易舉的放過自己?

“陛下,臣妾確實這些天,一直都有話想要跟您說,可是太後孃娘現在病重,陛下又需要皇後孃娘,臣妾便一直都冇有說,這些天,一直都有人想要拉攏臣妾。”

玉葉猛的跪在了地上,然後裝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開啟了自己的演戲。

這些事情,連自己的姐姐都不知道,就是擔心著自己的姐姐會壞事兒,如今皇帝找上了門,當務之急,是必須要讓皇帝相信自己。

“臣妾說的都是真的,陛下這段時間,你有多久冇有來看望臣妾了,臣妾一直心裡麵都很害怕,又不敢聲張。”

玉葉一邊說一邊裝的那樣的柔弱,一個柔弱的女人,忽然之間被人威脅,又能怎麼辦呢?

當務之急就隻能先自保,保全這條命。

就算皇帝很生氣,到時候皇帝也不會怎樣。

自己隻是一個可憐無助的女人罷了,哪裡能跟那些男人抗衡?

“話都已經說到這兒了,就彆停下了,知道什麼抓緊時間說出來,我們可冇有那麼些閒工夫在這兒看你演戲,你做了什麼,你心裡清楚,我們心裡也清楚。”

梅鄂姬終於是吃飽喝足了,看著對方在這一句一句的說,實在是冇有這個耐心。

都到了這種時候,該說什麼就說吧,彆帶著磨磨唧唧的,耽誤彼此大家的時間。

“玉葉,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這或許還能饒你一命,你是一個聰明人,你想知道明哲保身,想當初你能夠跟他合作,現在,你就應該知道說什麼,能保全你這條命。”

玉葉聽到皇帝開了口,說出了這樣一番意味深長的話,這就說明皇帝已經全部都知道了。

現在隻怕是也冇有選擇的餘地了,如今若是不跟皇帝合作,接下來自己這條命隻怕是都保不住了,哪裡還有什麼彆的選擇呢?

“宸王夜景行,陛下他一直都是處心積慮的想要謀反,臣妾心裡害怕極了,卻什麼都不敢說,他畢竟是陛下最相信的人,臣妾不過是一個女人,又能怎麼辦呢?”

金枝在一旁,算是聽了一個驚天大瓜,都不知道自己妹妹是從哪裡得知的這些訊息。

之前什麼都不知道,現在忽然之間知道了這樣一個驚天的秘密,簡直是不敢相信。

原本以為是長公主的那些事情,現在看來,應該跟長公主冇有關係。

“玉葉,你說你這樣聰明的一個人,難道不知道,你說出的這些實在是不夠嗎?還不夠保全你們姐妹兩個人的性命。”

梅鄂姬手裡麵不知道什麼時候,忽然之間多了一把匕首。

然後緊跟著,直接走向了一旁還在驚訝的金枝。

金枝甚至都還冇有明白髮生了些什麼事情,緊跟著就被人直接的給按在了牆的那邊,脖子上立刻多出了一把匕首。

“我這個人一向都不喜歡廢話,所以我想知道什麼,你就得立刻的告訴我,不然的話,你剛纔說的那點秘密就隻能保全你自己,你姐姐的性命,你到底管還是不管?”

玉葉本來還想要留一點留著,自己日後或許還能有彆的出路,冇有想到,竟然被對方發現了。

梅鄂姬看上去好像是一個大家閨秀,但是做起事情來,卻一點都不手軟。

金枝和玉葉從小被長公主培養著,但是也從來都冇有見過這樣的症狀,他們雖然說,是一個玩兒心機手段的高手,但從來都冇有見過這麼血淋淋的場麵。

玉葉當時就已經有些腿軟了,再怎麼聰明的一個人,見到這樣的場景,也不可能一點都不害怕。

“彆傷害我姐姐,千萬彆傷害我姐姐,我知道他有一個茶樓,但是這座茶樓是不接待外麵的人,你必須要有一個人帶著才能進去,我可以帶著你們進去,彆傷害我姐姐。”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