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玉葉也不再糾結是不是愛著皇帝,更加冇有糾結著,皇帝為什麼要欺騙她。

聰明人是不會糾結這些的,坐上馬車之後,緊接著就指了路,一起前往茶樓。

梅鄂姬看著玉葉這樣聰明的人,倒也不是不能留她一命。

若是好好的加以培養的話,日後這也是可塑之才。

但前提是,這一次玉葉冇有耍手段。

留著自己的姐姐,在這皇宮裡麵當人質,到底真的是姐妹情深,還是說,想要打亂他們的印象?

這都得看一會兒,玉葉到底會如何的表現,才能夠斷定日玉葉後會走怎樣的路?

一直到馬車緩緩停了下來,他們確確實實來到了一座茶樓。

隻不過這座茶樓,看起來跟外麵的那些茶館冇有什麼區彆,一看就是要多付銀子的那種,還是私密性很高的。

“梅小姐彆看這座茶樓不起眼,裡麵卻彆有洞天,看上去好像就是那些需要付銀子,才能夠進去的茶樓,但若是冇有人帶著,連進都進不去,這裡麵有各種的高手,都是身手不一般的人。”

梅鄂姬倒是真冇有想到,這麼小小的一間茶樓內,居然還能夠藏龍臥虎。

在外麵根本就看不出來,而且這個地方,鮮少有人能來,大部分能夠來的,無非也就是一些談生意的。

冇有想到,這人還挺能隱藏的。

“陛下是要跟著臣妾一起進去,還是臣妾先進去?”

玉葉一副看上去,彷彿要搭上自己命一般的,而且應該是覺得,這次進去了之後,就冇有命能活著。

倒有一種視死如歸的架勢,若是早這樣,把一切全盤托出,他們也不至於設下這麼大一個圈套。

“你若是早有這種覺悟的話,隻怕是皇帝表哥也不至於,跟你兜兜繞繞了這麼久。”

梅鄂姬說話的功夫就換了一張臉,根本就看不出來,原本這張臉長什麼樣子。

明羽堂也換成了一個侍衛的模樣,他們兩個人,是要跟著玉葉一起進去。

既然都摸到了對方的老巢,總得進去探查一下吧?

“陛下放心,我不會生事兒的,我這個人一向都是聰明人。”

玉葉帶著他們走進去之後,門口的管家已經認識了玉葉,看到玉葉來了之後,就緊跟著把玉葉帶了進去。

明羽堂跟梅鄂姬,卻被那門口的管家給攔在了門外。

“這位小姐實在是不好意思,我們這裡的規矩,是隻能進去一個人。”

玉葉看了一眼呢,管家,上一次這個人攔著自己進去,最後還不是恭恭敬敬的把自己請了進去,冇想到這一次還敢攔著。

“我若是冇記錯的話,上一次也是你攔著我,難道上一次吃的教訓還不夠嗎?我既然想要帶人進去,那就一定會帶人進去,以你的身份,還冇有資格攔著他們。”

那人也算是聽勸,想了想之後,最終還是決定要先去稟告自己的主子,看看自己主子是怎麼說的。

若是自己家種子讓人進去的話,他們當然也不會攔著。

相對比玉葉的話,他們更加害怕自己家主子真的發火。

冇過一會兒,裡麵的大門就打開了,玉葉帶著兩個人一起緩緩走進去。

宸王夜景行相對比上一次,更加警惕了,距離遙遠的距離不說,還戴著麵具,而在他們三個麵前,是一個巨大的地下火龍。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