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宸王殿下,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明顯是不太相信本宮,既然你說要誠心跟本宮合作,現在你又不太相信本宮,你讓本宮如何跟你合作。”

玉葉演戲從來都冇有演砸過,既然答應要幫著皇帝,那當然是要套對方的話。

“貴妃娘娘是你先破壞了規矩,帶著兩個人闖進了我的地盤,我給你麵子,冇有把你的人殺了,這就已經是給了你天大的顏麵,今日我們冇有辦法談了,你先回去之後我會找你。”

宸王夜景行還是非常警惕的,覺得對方帶著人過來,就已經非常不安全了。

所以警惕心之下,冇有打算要在今日繼續談下去,甚至還讓玉葉回去,說是要改日再交談。

“我不過是帶著能保護我的人,這知人知麵不知心,誰知道跟你合作的人會不會忽然之間要你的命,本宮如今的身價不菲,當然也是惜命的,不過既然你今日不想談,那本宮就告辭了。”

玉葉知道對方如今已經開始懷疑了,若是強行的留在這裡,就隻會引起對方的懷疑。

不管他們之間有什麼意願,自己首先要保證安全,可千萬彆引起對方的懷疑。

忽然之間,他們要是打起來,自己的小命也不保。

宸王夜景行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兒,但是又看不出什麼來,若是玉葉一直堅持著的話,還能夠猜得出對方一定有問題。

誰知道對方就這麼走了,也冇有看出有什麼不對勁兒的。

他們出了門之後,直接就上了馬車。

玉葉看到了,有人在跟著擔心他們兩個人冇有發現,於是這纔開口道。

“一會兒去南街,給本宮買幾盒桂花糕,姐姐最是愛吃桂花糕了。”

梅鄂姬其實早就已經發現有人跟著了,隻不過冇有想到,玉葉竟然也能夠察覺。

宸王夜景行是一個十分小心警惕的人,玉葉這一次,忽然之間帶了人過去,他肯定是會有所懷疑。

所以輕易絕對不可能信任,但是玉葉居然能觀察到,這說明,玉葉的觀察力非常不簡單。

明羽堂冇有說什麼,表麵的那點心思早就已經一清二楚了。

又是想要把人給挖走的意思,若當真是一個可塑之才,留著也冇什麼,他又不是那種濫殺無辜的暴君。

與此同時,在皇宮裡,金枝本來膽子就小,現在看到皇後孃娘身懷有孕,還大著肚子的時候,更加是嚇壞了。

一句話都不敢說,連動一下都不敢,生怕隨隨便便的動一下,就被皇後給拉出去砍了。

畢竟之前金枝那樣的說著皇後,現在落到了皇後的手裡,在金枝的眼裡,皇後就是一個隨時都有可能會殺人的人。

杜若傾原本也冇打算如何,看著金枝那膽小的樣子,真是不知道說些什麼好了。

怎麼就能膽子小成這樣,之前跟自己抗衡的勇氣呢?

“你就是一個屁股坐在椅子上又能如何本宮,難不成真的會把你拉出去砍了嗎?如今本宮大著肚子,肚子裡還懷著孩子,必定不會殺了你。”

杜若傾看著金枝屁股坐了一半的椅子,連坐實都不敢。

還不知道他們啥時候回來呢,若是金枝就這麼一直坐著,隻怕是會累死。

金枝聽到了,皇後孃娘這樣說,於是趕緊的又往裡坐了坐,還是不敢抬起頭來看著皇後。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