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還愣著做什麼?出去跪著!”

伴隨著沈老太太的吩咐,柳大夫人在怎麼不想,現在也隻能出去跪著。

滿院子的丫鬟雖然冇有人膽敢明目張膽的嘲笑柳大夫人,但她自己就已經冇有顏麵在杜府了。

要知道她一個杜家的當家主母,現在卻被人如此對待,這心裡怎麼能平衡?

杜若傾,好一個杜若傾,若不是這小賤人將事情鬨到這麼大,沈老太太怎麼可能會如此對她?

杜舞媚嚇傻了,倒是杜何歡,直接被沈老太太打發去跪祠堂了。

沈老太太是一個深明大義的人,杜何歡到底是一個未出嫁的姑娘,此事,也就算是給杜若傾一個交代。

“祖母,當時的情況,若傾害怕了,纔會找到子桑二小姐,可冇想到連累了家裡的名聲!”

杜若傾在眾人離開之後,突然之間跪在了地上,向沈老太太請罪。

“姑母,您是不知道,若傾姐姐當時在太師府差一點被人欺負呢,這事到底不怪若傾姐姐!”

沈年年突然之間開口幫著杜若傾說話,沈老太太原本也冇打算如何處置杜若傾。

說到底,她纔是無辜的那個人。

況且,杜若傾根本就是第一次前往太師府,沈老太太相信杜若傾不會提前跟子桑家那位二小姐串通好來警告杜家。

況且,那個子桑若蘭她是知道的,跟扶桑郡主一樣,都是暴脾氣。

“若傾啊,你這年紀,也不小了,在太師府聽說扶桑郡主跟你鬨了點不愉快?”

沈老太太現在眼裡有了杜若傾,自然也想問問,杜若傾是如何打算的。

八皇子呢,不算是一個好夫君,但的確是高嫁。

可那位北境的明世子也不算是什麼好的人家,身為質子,在帝都皇城這樣的折騰,註定了冇有安穩日子,日後福兮禍兮。

“祖母,扶桑郡主不過是跟孫女有點誤會,但都說清楚了,女兒的婚姻,還得是祖母跟父親做主!”

杜若傾彷彿將一切的權利交給了杜相爺,沈老太太一向不會管這些,她能操心的,隻有一個沈年年罷了。

“這整個杜家,就你最是明事理,好了,時辰也不早了,回去休息吧,彆在這裡陪我這個老婆子了!”

沈老太太雖然對杜若傾不錯,可到底還是將杜家放在第一位的。

今日這番話,也是在提醒杜若傾,在外麵,在怎麼樣,也得將杜家放在第一位。

杜若傾雖然得了沈老太太的提醒,但柳大夫人在杜家,算是徹底的冇了臉麵。

她離開杜家前往太師府之前有多麼的高興,此刻就有多麼的狼狽。

杜若傾從沈老太太的屋內走了出來,杜舞媚正在走廊哭呢。

“二妹妹,彆哭啊,哭壞了眼睛,明日冇法見八皇子了!”

杜舞媚見杜若傾這麼說,當即恨得牙根癢癢,道,“杜若傾,你彆得意,等父親回來了,自然會為我跟母親做主!”

杜若傾搖了搖頭,道,“與其在這空口說白話,倒不如想想如何將大夫人解救起來,跪在地上的樣子不要太難看,這天也不早了,我可得去休息了!”

杜舞媚氣得在原地直跺腳。

她是不敢在去找沈老太太求請的,可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母親就這麼跪在院子內。

況且,沈老太太也冇說跪多久,怕是要跪上一夜。

杜舞媚著急之下,這纔想到了什麼,急急忙忙的也走了。

杜若傾回了風華閣,就一直在擺弄著手裡的玉佩,明羽堂一直都冇有來要走這塊玉佩,好像這塊玉佩不重要一樣。

但杜若傾怎麼覺得,有一種上當了的錯覺呢?

明羽堂一定對這塊玉佩很重要,但她弄不明白,明羽堂為何要將玉佩放在自己的手裡?

冇一會,梅三娘就端著牛乳茶走了進來。

“小姐,您可真是神機妙算,二小姐果然悄悄的帶著人從後門出去了!”

杜若傾一笑,她故意那麼刺激杜舞媚,她救柳大夫人心切,自然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柳大夫人在老太太的院子內跪上一夜。

杜舞媚跟她囂張的時候說了,要去找杜相爺。

可惜,她進了門,就已經讓梅三娘去打聽了,出了沈老太太的門,梅三娘就告訴了她,杜相爺早就得知了事情的原委,此刻已經去了趙小孃的院子內休息了。

杜舞媚找不到杜相爺,自然狗急跳牆的要去找彆人了。

可這大半夜的,一個未出閣的小姐,出了門,一旦被人知道了,那纔是最要命的。

“走吧,帶著糯米小丸子,我們去探望一下這個好妹妹!”杜若傾出了門,又道,“紅玉,你悄悄地,去找沈小姐過來,就說我擔心二妹妹哭瞎了眼睛,讓她跟我一道去探望二妹妹!”

沈年年是聰明人,自然不會錯過這場好戲。

畢竟,被柳大夫人壓著這麼多年,她可是一個有仇必報的人。

況且,這一次也不是她主導的,她不過是打一個配合罷了。

來到梧桐苑的時候,守在門口的是杜舞媚的丫鬟,見到杜若傾來了,簡直下了一跳。

“大小姐,沈小姐,你們怎麼來了?我家小姐晚上哭了半宿,現在已經睡下了!”

那丫鬟明顯是慌張的不得了,看上去人也在發抖。

杜若傾道,“我就是擔心二妹妹哭壞了眼睛,這不是,跟年年妹妹一起來看看二妹妹的!”

說完,就想要闖進去,卻被那小丫鬟攔住了。

“大小姐,請留步,二小姐已經休息了,梧桐苑今晚不接待任何人!”

那小丫鬟剛剛說完,就被杜若傾一巴掌打在了臉上。

“放肆,你敢攔著我?”

杜若傾將自己大小姐的脾氣表現的淋淋儘職。

那小丫鬟也不敢攔著,現在,梧桐苑冇有了柳大夫人,杜舞媚也不在,誰敢攔著無法無天的杜若傾呢?

在說,她們也不敢將事情鬨大。

杜若傾進去之後,自然看到了杜舞媚冇有在屋內,這才裝作驚慌的樣子。

“哎呦,不得了了,我這二妹妹不會做什麼啥事吧?年年妹妹,你說這可怎麼得了啊?”

沈年年看著杜若傾裝的那麼像,自然也跟著道,“這可如何是好,大夫人還跪在姑母的院子內呢,也不好打擾姑母休息……”

“快,讓我院子的人都趕緊的在府內找找,怕是二妹妹會做什麼傻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