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之前在長公主的府上可有知道長公主的一些事情,你想都是一個膽小的,但若是你不相信這個人的話,你肯定是會留一個心眼兒,所以本宮倒是很想知道,你都留了長公主的哪些證據?”

金枝嘴巴張的老大,本來是想問一問皇後孃娘是怎麼知道的?

但又一想,他們肯定早就已經被皇後知道了,暗地裡做的那些小動作,皇後也知道了。

現在突然之間開口詢問長公主的事情,這是要借用自己的手,直接的除掉長公主嗎?

“皇後孃娘,這樣的話,您更應該去問問文嬌嬌,文嬌嬌一向都得長公主殿下的喜歡,文嬌嬌知道的,未必會比我少。”

金枝是不想要參與這些,所以纔會說出這樣的話,就是想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若是當真能夠躲掉的話,倒不如把這些個事情,直接的推給文嬌嬌的好。

讓皇後去審問文嬌嬌,文嬌嬌知道什麼也都應該說出來。

他們現在在怕是以後都冇有辦法的成為皇帝的女人,那文嬌嬌呢?

也是從長公主府內出來的人,也不應該就這麼享受著皇帝的寵愛,大家一起都彆好過。

“文嬌嬌那邊,本宮都已經審問清楚了,就不需要你教導本宮怎麼做,本宮現在問的是你,你妹妹在前麵如此為你浴血奮戰,甚至還有危險,難不成你就忍心的看著你妹妹一直為你付出,你不想要為你妹妹做點什麼嗎?”

金枝不知道自己妹妹去做了什麼,但聽到皇後這樣說,也確定自己妹妹可能會有危險。

隻是自己說出長公主的那些事情,對於自己妹妹又有什麼用處呢?

金枝在那思考了好久,都冇有明白過來,所以一直都冇能開口說話。

“罷了,既然你不想說,本宮也不勉強你,隻不過不知道你妹妹那邊進展怎麼樣,若是一個不小心被長公主出賣的話,到時候,這世界上,隻怕就隻剩下你一個人了。”

金枝聽到皇後這樣的話,儘管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但還是非常的擔心著,如今自己的妹妹不知道在做些什麼,但一定是非常危險的。

這才緩緩的開口詢問道。

“皇後孃娘,我是一個非常愚蠢的女人,我並冇有那麼多害人的心思,我隻想問皇後孃娘,是不是我把長公主那些事情,全部都告知皇後孃娘,皇後孃娘就能保證我妹妹平安無事。”

金枝是一個單純的,不然也不可能問出這樣的話,也正是因為冇有辦法了,冇有判斷力,皇後說什麼也就相信了什麼。

擔心著自己的妹妹回不來,所以還想著問一問皇後。

若當真把那些都說出來,是不是就能保證自己的妹妹能夠平安無事,就不需要再做一些危險的事情了?

“你們姐妹兩個人所犯的罪,難道你們自己心裡不清楚嗎?長公主把你們送到皇帝的麵前,又是為了什麼?你們心裡比誰都清楚,所以事到如今,你們最應該做的事情就是把一切都交代清楚,隻有你們把所有的一切都交代清楚了,你和你妹妹才能夠平安無事。”

杜若傾根本就冇有辦法跟金枝保證,玉葉是絕對安全的。

誰知道那傢夥發起瘋來會怎樣,玉葉又是一個不會武功的人,到底能不能及時的保護玉葉不受傷害,這是誰都不能保證的事情。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