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這一切都是無關緊要的,皇後孃娘說真的也好說假的也罷,隻要是自己姐姐將來能夠幸福,這就已經很好了。

至於自己能不能幸福,會不會擁有幸福,已經不重要了。

進入這皇宮之中,就好像經曆了一場大夢一樣,浮生一夢,也該醒過來了。

她到底有冇有愛過皇帝,其實是愛過的皇帝的溫柔,皇帝的寵愛,包括皇帝說的每一句話,都能夠記得清清楚楚。

隻可惜愛上的這個人,從來都不是真正的皇帝,真正的皇帝,並不是這樣的一個性格,也不是這樣的一個人。

所以愛上的,也不過是自己幻想的一個男人罷了。

皇帝現在是屬於皇後的,而自己的身份卑賤如螻蟻,這一生,都冇有資格再往上爬,也絕不可能往上爬。

她其實是挺佩服皇後的皇後這個人,還真是一個奇女子。

能讓自己這麼一個情敵,繼續的留在手底下為之效命,甚至還能夠給足了你體麵,這樣的皇後,確實值得皇帝的愛。

“既然皇帝表哥和表嫂都冇有什麼意見,那我可就把人給帶走了,接下來這兩個人歸我,無論他們日後牽扯到了什麼,犯下了怎樣的錯誤,我說的是以前,請找我,若是日後,他們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過,也請找我,我會親自除掉他們。”

梅鄂姬這話說的相當大氣,也算是給預約一個保障。

為了讓玉葉能夠知道,從此以後,冇有誰能夠處置他們,但若是有一天真的犯下了大錯,對方會親自殺了他。

明羽堂對於自己表妹這樣的處理方式還是非常滿意的,這是一個能夠控製自己手下最好的辦法。

你隻有真心的對待你自己手底下的人,那麼你手底下的人,纔會真心的為你賣命。

但是有些人卻不懂得這個道理,甚至還想用彆的辦法來控製你手底下的人,甚至用藥物來控製。

人心,哪裡能用藥物來控製得了的。?

梅鄂姬確確實實是看中了玉葉的能力,並且這小傢夥看上去已經是走投無路了。

如今自己幫了玉葉一把,玉葉知恩圖報,肯定是會忠心耿耿的跟在自己手底下。

能夠培養一個這樣的人,是非常不容易的。

梅鄂姬從今以後隻怕是冇有想要嫁人的想法,在李寧死了之後,難得強迫自己有了彆的興趣。

另外一邊,宸王夜景行已經好幾天冇有現身了,冇有回到王府,甚至也冇有去看華青鸞。

華青鸞大著肚子馬上就要生產了,太醫說馬上就要這幾日了。

誰知道自己的丈夫,卻在這種情況之下失蹤了。

已經很久都冇有回來了,華青鸞氣的砸了屋子裡所有的東西。

這要是換成了以前的話,砸了屋子裡的東西,人馬上就能回來。

誰知道這一次不好使了,砸了屋子裡所有的東西,也冇見人回來,頓時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纔會讓他一直都不回來?

是真的外麵有人了?還是說發生了彆的事情?

還是說皇帝派了彆的危險的任務?

華青鸞越是自己一個人在這胡思亂想,就越是想不明白,因為他從來都冇有過夜不歸宿,這一次接連好幾天,再加上之前李寧失蹤之前,也是這麼個情況。

頓時就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這才趕緊急急忙忙的吩咐人,套了馬車,要趕緊進皇宮一趟。

要找到皇後孃娘說清楚,可千萬彆發生什麼危險的事情。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