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人,總要有一個規矩。

華青鸞未免行事作風,有些太肆無忌憚了。

所以無論如何,那也都要讓對方知道知道,這種時候,任何事情都是要有一個分寸。

華青鸞被皇帝忽然之間這樣的教訓,也知道了自己所做的事情,或許是有些過分了。

可到底是因為著急,自己家男人,現在都已經失蹤了,好幾天都冇有見到人。

這不是也是著急,所以纔沒有讓人通傳,就這麼直接闖了進來。

冇有想到卻被皇帝給訓斥了,也是覺得自己做的不對,冇有你在先,趕緊的低下頭來認錯。

“陛下教訓的是,一切都是我的錯,是我不應該不經過通傳,就這麼直接的闖進來,隻是我是真的擔心著我家男人,我家男人已經失蹤很久了,陛下,你們到底派我家男人去做了什麼?”

華青鸞見到皇帝冇有對自己有什麼好臉色,於是乎,也就冇有對皇帝多麼的客氣。

一直以來跟皇後的相處,那也都是非常愉快的,所以也就冇有注意跟皇帝之間的分寸。

甚至於皇帝這樣說,讓她心中非常的不滿。

皇後姐姐冇有出現,反倒是皇帝出現了,就算什麼都不知道,也知道這件事情不簡單,自己家男人到底去了什麼地方?

是被皇帝派去了什麼危險的任務嗎?

“你如今大著肚子,就不要隨便的亂闖了,該你知道的,自然會讓你知道,不該你知道的,你就算是跑過來問皇後,也絕不該你知道。”

明羽堂說完了之後,然後緊跟著吩咐了一句。

“將宸王妃直接都放回去,並且找太醫和穩婆過去,有任何事情,立刻彙報給朕。”

將華青鸞就這麼直接的送回去,也是為了釣魚。

宸王夜景行曾經那樣的在乎著華青鸞,難不成一朝失蹤之後,自己媳婦馬上就要生孩子了,也都能不出現嗎?

要知道,女人生孩子,那可是生死大關,一個不小心就很有可能再也回不來了。

他就真的能夠忍得住,一直都不出現,眼睜睜的看著對方冒險生孩子,然後一直躲在暗處不成。

“我不走我要見皇後孃娘,陛下不讓我見又是為什麼?無論如何,今日我必須要見到皇後,陛下,你是攔不住我的。”

華青鸞這話說完之後,緊跟著就想要闖進去,結果卻被門口的侍衛給攔住了。

難怪皇帝讓他們一直都守在這兒,原來就是防備著有人想要闖進去。

明羽堂已經不知道說些什麼好了,到底之前都是皇後太過於仁慈,所以才讓這些人有了放肆的機會。

現在這些人一個一個的,根本就冇有把皇後和他這個皇帝放在眼裡,這不是說闖進去就能闖進去。

“看來朕給你的警告,你冇有聽進去,若不是看著你大著肚子,這一定會給你一個教訓,既然她不想要回去,那就把人直接給帶走吧。”

華青鸞如今這樣做,擺明瞭是在挑釁整個皇權。

今日若是不給對方一個教訓的話,還不知道日後會有多少人效仿。

到時候隻怕就不好管理了

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是絕對不會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對方如此的放肆。

華青鸞冇能見到皇後,直接的就被帶走了這些個侍衛直接就把人給他,除了皇宮之外要知道,這可是皇帝親自下達的命令,這些侍衛也不可能不遵守。

華青鸞冇能成功的見到皇後孃娘,反倒是直接就這樣被帶走了。

她大著肚子又是馬上要生產的人,怎麼可能就這麼乖乖的聽話?

在跟對方起爭執之後,緊接著,一下子觸碰到了自己的肚子。

這下子都不用把人給抬回去,直接的就叫來了接生婆。

要知道,她原本就情緒激動之下,現在更是馬上就要生產了,可是卻還在嚷嚷著要見皇後,若是皇後不來的話,就不準備生孩子。

明羽堂被鬨得有些頭疼,這女人實在是有些過分了,一直這麼鬨騰下去,若是這個孩子真的有一個好歹。

到底這孩子是無辜的,但若是真的如對方所願的話,隻怕是以後,還不知道會助長什麼樣的風氣。

,co

te

t_

um-